第二十四章 我记住你了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16      字数:2962
       秦木清听完吓得脸色更白了,她见过他的,那个时候,她和徐杨在一起。

       当时童星辰在试衣间试婚纱,而她对属于童星辰的东西都格外的上心,所以她使了点儿小手段让徐杨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只是这个男人实在是太禁不起诱惑了,只是一杯被下了料的水而已,他就在她身上下不去了,只是两人正激烈拥吻的时候,他,就是眼前的男人走过了他们面前。

       她还记得当时的场景。

       那个男人一身黑色西服,发丝微微凌乱,领带松松的挂在脖子上,修长的身材冷峻异常,全身上下说不出的邪和恶,眼神冷酷的如猝了毒的箭矢让人胆寒。

       徐杨吓的当场腿软的跌在地上。

       而她却被这样俊美又邪恶的男人深深的吸去了所有的注意力,从来没有一个男人仅仅是一个眼神就可以让她臣服。

       但是那个男人只是对着徐杨轻轻的嗤笑了一声,不屑极了,不像是看一个人,而是看一个垃圾。

       待他消失,徐杨呆怔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喃喃道,“大……大哥?”

       “他是你大哥?”

       “不对,大哥不是这个样子的,刚刚肯定是我眼花。”

       “切,胆小鬼,你对着你平板未婚妻就这么畏惧吗?”

       徐杨从地上爬起来,“对,你快走,不要让辰辰看到你。”说着就拐过去走到童星辰试衣间门口,敲门,“辰辰,试好了吗?”

       “辰辰?辰辰?”

       “窝囊废。”她骂了一句踩着恨天高骄傲的梗着脖子走了。

       出了一世的大门,她竟然看到那个男人扔了手里的烟蒂,嘴角拉起一抹得意又邪肆的微笑。

       她确定,她当时没有眼花,眼前的这个男人和当时她看到的男人是同一个人。

       可是为什么,两人之间的气质完全不同,虽然眼前的男人暴怒的样子也同样可怕,可是她看到的男人明明是没有任何感官情绪变化的天生统治者,而眼前的男人火候不够。

       “喂,你是谁?松开,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木氏企业的大小姐,你敢伤害我,我让我爸爸把你杀了。”

       “真是嚣张啊,木氏企业了不起啊。”童星辰哼道。

       “你这个落魄千金有什么好得意的,我现在一根脚趾头都能碾压你,啊,疼~~。”她额头上的冷汗都出来了,眼睛红红的怒瞪着越沉匀,从小到大没有人敢这么欺负她。

       “谁说她是落魄千金,整个飞越集团都是她的。”

       “飞越集团?那个新成立的集团,原来你就是吞并了童氏集团的人。”她转头嘲讽道,“童星辰,你已经可怜到对自己的仇人摇尾乞怜了吗?”

       童星辰好像是被踩到痛脚的猫一样跳了起来,“你闭嘴!”说完狠狠的一巴掌挥在她的脸上,没给她反应的时间又是一巴掌挥了下去,“这是你送给我的,现在还给你。”

       秦木清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狠狠的瞪着童星辰,站直了,自由的那只手把凌乱的头发甩到一边,抬起脚勾住越沉匀的后腰,这样一来婚纱就褪到了她的大腿根部,修长的美腿暴露在空气中。

       “越沉匀,我听说过你,听说你杀伐果断的灭了童氏,迅速崛起成为可以和我木家抗衡的的新起之秀,我父亲很欣赏你的,不如我们联姻怎么样?你可以不费吹飞之力站稳脚跟。”她的声音软软的,温热的气息在他的喉结处留连,眼看着就要亲上去了。

       越沉匀手上用力把她推了出去。

       秦木清没站稳,摔倒在地上,若无其事的站起来,抬起手看着被折断的指甲,“还真是不解风情呢。”

       童星辰被气坏了,挡在越沉匀面前,“秦木清,你还要不要脸,见一个勾引一个,你的教养哪里去了。”

       秦木清勾唇一笑,“童星辰,你忘记我说过的话了吗?只要是你的东西我都会抢过来,包括他。”她的手指越过她指向越沉匀,嘴角拉起一笑,对越沉匀道,“你还真是让我好奇,期待下次见到你,你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还不能走。”越沉匀低沉的说道。

       “怎么?”秦木清停住脚步,歪着头看着越沉匀,身为木家的大小姐,她要走就没人敢阻拦过。

       于此同时,她的保镖被流光一脚踢倒在秦木清脚边。

       “废物!”秦木清没好气的骂道,抬脚发泄一般踢了保镖一脚。

       “哎呦,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怎么还打起来了呢。”孙轩推着眼镜小跑着冲过来。

       一看到大厅满目狼藉的样子,哎呦一声,跌坐在地上。

       一地的玻璃碎片,名贵的婚纱也毁于一旦,还有那些从国外直接空运来的新奇玩意儿都被打坏了。

       他急的一口气没上来,坐在了地上,抬头看一眼肇事者,看到秦木清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秦大小姐,这是怎么了?谁又惹您姑奶奶不高兴了?”

       秦木清懒得理他,“放心好了,这里的东西我会负责一半,另一半你自己去找人协商,看看他们愿不愿意赔。”

       孙轩忙点头应是,腰背挺直了又走到了另一波人面前,男的看起来不好欺负,长身玉立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

       眼睛滴溜溜的转到童星辰的脸上,终于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冤家路窄倒霉的竟然是他负责的一世!

       “童小姐……”

       童星辰怒目而视,一下子推开他,“秦木清,我警告你不要打我大哥的主意。”

       “呵,一个挂牌大哥而已,要不要我再告诉你一次,你们童家可就是被你这个名义上的大哥给吞了的,可笑的前童家大小姐,你是以什么立场站在这里让我不要抢他的。”

       童星辰如当头棒喝,呆呆的站着不动了。

       越沉匀则慌忙拉过她抱在怀里,哄着,“辰辰,你不要听她的话,她都是胡说的,童家并没有消失,童家有我们的回忆,大哥怎么会让童家消失?”

       “真的吗?”童星辰的眼里都是泪水,看着他的样子有点儿模糊。

       “是这样的。”

       秦木清嗤笑一声,抬起脚继续走。

       越沉匀叫住她,“秦小姐,不会再有下一次。”

       秦木清微微转头,抚媚一下,“越沉匀,我记住你了。”

       那次之后他调查过他,童家收养的孩子,君子如风般的手腕一直为外人津津乐道,可是刚刚发生的童家落败的内幕则是这位好养子一手促成的结果。

       上层豪门里的尔虞我诈太多了,这种城府深的也不算特别,特别的是他的另一面实在是太富有黑暗的魅力。

       秦木清一离开,一世婚纱大厅变得诡异的安静。

       孙轩看着在场面目表情变化莫测的数人,再看看狼藉的大厅,终于打破了沉默。

       “童小姐……”

       “你不用说了我留在这里的押金够赔你的了。”

       “好的,好的,可是您的婚纱?”

       “不要了。”

       徐杨急了,“辰辰,怎么能不要了呢?我们的婚礼马上快开始了。”

       童星辰看着徐杨,这个男人在关键的时候却被别的女人迷得晕头转向,她被打的时候,他在哪里?

       她可是看的清楚,他刚刚很享受那个吻。

       “徐杨,你是真的很饥饿吗?”

       徐杨哑口,看着她要走,想去解释,越沉匀已经挡在了他面前,“滚。”

       “大哥……”

       越沉匀转身,揽住童星辰的肩,弯腰把她抱了起来。

       “大哥,我该不该相信你。”

       童家真的是大哥一手摧毁的吗?她的脑子里很乱,之前反常的大哥,是他做的吗?

       越沉匀把她抱的更紧,“辰辰,你相信我,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

       “好,你说的,我信。”

       被遗忘在角落里的倩琪眼睛里落满了震惊。

       眼前上演的豪门恩怨让她无从去帮助她的好朋友,而她的男朋友,她再傻,也终于看出来,他对的好闺蜜不是一般的兄妹感情。

       一行豪车疾驰而去。

       徐杨懊恼的唾骂一声,泄气一般瞪了笑眯眯的孙轩一眼。

       倩琪挡住他的路,“刚刚那个女人说的是真的?越大哥和辰辰不是亲生兄妹?”

       “当然不是,难道你不知道,童震只有童星辰一个宝贝女儿。”说完看倩琪迷茫的样子又接了一句,“难怪你不知道,辰辰也就你一个平民朋友。”

       平民朋友?

       她是那个低人一等的平民朋友?所以不配知道她的家谱是吗?

       她抬起头仔仔细细的看着这个地方,奢侈,豪华,她低着头看着自己一身用了一个月零花钱买来的衣服,竟然那么的难堪。

       她慌忙跑出一世的大门,门外宽广的街道上已经没有了越沉匀的豪华车辆。

       她被抛下了。

       童星辰在被越沉匀软声软语的哄着,在路上就睡着了,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