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我帮你欺负回来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16      字数:3014
       车队在知名的一世婚纱店前停下,一世婚纱坐落在繁华的商业街,被所有大牌店铺簇拥在中心位置,踏入一世婚纱门槛的客人,非富即贵,甚至要提前预约。

       欢迎光临。

       门童殷勤的打开车门,恭敬的弯身致意。

       童星辰挎着徐杨的胳膊走到越沉匀的车身旁边等待。

       越沉匀的视线定格在童星辰挎着徐杨的手臂上,突然抓起倩琪的手,下车。

       童星辰原本笑嘻嘻的在和徐杨说话,一转头就看到大哥亲密的牵着倩琪的手,倩琪小鸟依人的靠着他,淑女配君子,两人站在一起看起来是那么的和谐。

       她的心一沉,仅一瞬,她已经挥去了那不舒服的感觉。

       “大哥,照顾好琪琪哦。”说完和徐杨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进入一世。

       童星辰在进门之前抬头看着诺大的招牌,心里隐隐的有点儿痛,这里也是她突然从婚纱试衣间消失的地方。

       她回头看了一眼大哥。

       越沉匀一直看着她的视线和她的视线对上,顿了一下,笑了,“辰辰,你先进去,大哥抽根根。”

       她叹了一口气,点头,走进去。

       一世婚纱的大堂富丽堂皇,四面落满巨大的透明玻璃,每一件展示出来的婚纱都是设计最特别的,一进入就感觉进入了天堂,静雅纯白。

       “童小姐,您来了,我是本次负责您的员工小艾。”

       童星辰喜欢用熟悉的服务,并不认识这个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陌生女人。

       “纪小姐呢,我的要求她最了解。”

       小艾眼里闪过不屑,手里的文件夹放在身前,依然恭敬的说道,“对不起童小姐,由于纪设计师客人太多,所以高层把她的案子分流了一部分出来,您的案子转到我这里。”

       分流?

       纪之鸢是一世最知名的设计师,名气很大,所以她的客人都是经过一世挑选的,也就是说只有一世认为尊贵的客人才能享受她的服务。

       眼前这种情况,当然是因为童家今非昔比,她已经不配拥有最好的服务了吧。

       “你什么意思?一部分,我们是那一部分里的人吗?”徐杨多么好面子,小艾话虽然说的很委婉,但是意思很明显,他们的档次已经不够了。

       “不是您以为的意思,只要是客人我们都会尽心服务。”

       童星辰从小在贵族圈长大,这种踩低捧高的嘴脸看的太多了,只是,第一次被踩还真是有点儿不适应。

       呵。

       “你知道我是谁吗?”

       “徐公子。”

       “你既然知道,竟然还敢……”

       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徐家在一世的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

       徐杨顿时颜面扫地,脑子里一下子想到以前哥们儿笑话他吃软饭,童家和徐家虽然有很多生意往来,可是,徐家的实力一直在童家之下,和童家存在着很大的差距,所以,徐威才一定要他娶童星辰。

       “你……”

       童星辰拦住面红耳赤的徐杨。

       她是家道中落的前童家大小姐,以前声名显赫的童家董事长童震躺在医院里生死不明,她还能进这个门,应该也是她预留在这里的钱够多而已。

       “没必要吵闹,不过我要的从来都是最优的服务,随随便便的我看不上。”

       小艾的笑僵在脸上。

       “我要取回我放在这里的押金。”

       小艾的冷笑才刚刚拉起,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突然出现的手给推到了一边。

       她望过去,默默的后退站好,一世的女魔头哪里有人敢惹。

       “呦,我当是谁呢,我第一次在一世听到有人说要退押金的,这么低贱的行为竟然是童家小姐,啊。”她惊呼一声捂住嘴巴,“对不起啊,应该是前…童家大小姐,啧啧,已经落魄成这样了吗?你这一身穿的是什么衣服,天哪,你已经穷成这个样子了吗 ”

       赤裸裸的挑衅,明目张胆的嘲讽。

       童星辰任性娇纵起来从来都是敢认第一没人敢认第二的主,在她的圈子里,她是女王,周围的人都必须顺从她,可是有一个人是例外。

       冤家路窄啊。

       “秦木清,听说你要嫁一个海归啊,恭喜啊,不过我还真替那个哥们儿担心,你胃口那么重的人,他能满足你吗?”

       秦木清身材属于高挑型,一身带钻的婚纱闪亮耀眼很符合她张扬的性格,头发应该是没来及打理,随意的披散在肩头,妆容也没换,还是她一贯喜好的耀眼红唇,浓重眼影,此时被童星辰挑衅,不但没有像以往一样跳脚竟然换成了一副高深莫测的笑来。

       “是啊,我不像某些人装的跟个小天使似的,奉行婚前守身的原则,你的未婚夫应该很饥饿吧。”

       她说着对徐杨抛了个媚眼,极尽妖娆,后者在童星辰看不到的地方眼神不停的躲闪着。

       童星辰挡在秦木清面前,“收起你那股骚劲,我未婚夫不是你可以挑逗的。”

       “害怕了?还是就这么不自信,这么害怕这个男人被我抢走啊。”说着一手推开她,右脚跟绊倒了左脚跟,重心不稳倒向徐杨的方向,随着一声惊呼,人已经窝在了徐杨的怀里,双手自然的揽住了他的脖子。

       “小心。”徐杨下意识的伸手揽住了她的腰,眼睛定格在她暴露的酥胸之上。

       童星辰内心的怒火飙升,想也不想伸手去拉她。

       秦木清早已料到她会这么做,哎呀一声抱着徐杨又转了个方向,“徐学长,我脚好像崴了,你看辰辰好凶。”

       徐杨虽然着迷怀里的尤物,他当然也更想和这个尤物产生一段美妙的事情,可是现在不是时候,徐家攀不上木家的高枝,平时玩玩还可以,但是如果因为她把事情搞砸了,他父亲肯定会打死他。

       想到这里,他缓缓的松开环抱秦木清腰间的手臂,正要推开,秦木清突然拉下他的衣领,嘴唇盖在了他的唇上。

       她疯了吗?

       他瞪大眼睛,自己的唇瓣被她含在嘴里吸允着,他应该推开她的,可是他的手脚好像不能动了。

       秦木清轻哼一声,余光挑衅的看着童星辰。

       童星辰气红了眼,一手挥了下去。

       半路,手腕被截住。

       “童小姐,奉劝您不要轻举妄动。”

       是木家的保镖。

       “徐杨,你是死人吗?”童星辰喊道。

       徐杨如梦初醒,猛地推开秦木清,解释,“辰辰,我…我…”

       “你只是情不自禁,很多男人都会对我情不自禁,这不是你的错,你的未婚妻没有喂饱你,你当然忍受不住诱惑。”

       “你松开我。”童星辰吼着保镖。

       保镖纹丝不动的钳制她的手腕。

       童星辰对着保镖拳打脚踢,“混蛋,松开我。”

       “没用的,这是我家的保镖,只会听从我的命令,童星辰,我就是要让你知道,抢别人男朋友的感受,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的世界才是完整的,你今天的下场都是你的报应。”

       脸上的血色因为她这话褪的一干二净,“秦木清,你闭嘴,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你根本不懂,季明宇之所以离开,那是因为你的劈腿!”

       “如果不是因为你,他根本就不会知道。”

       童星辰冷笑,“有句话说的好,贱人就是矫情,说的就是……”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落在脸上打断了童星辰的话。

       “臭丫头,你敢打我,我说的有错吗?你就是一个三心二意,没有原则的坏女人!”

       “啪。”

       脸上又被落入一巴掌。

       “你还没有资格教训我。”秦木清抓着她的头发,手再次扬了起来。

       一世婚纱的员工早已见怪不怪,女魔头脾气火爆,经常扇别人耳光,而被打的只是一个落魄千金而已,不会对一世有什么影响,所以没有任何人对此作出阻拦。

       “住手!”

       越沉匀一进门就看到这个让他肝火飙升的一幕,墨黑的瞳仁射出危险的光,全身上下都在散发着弑杀的寒气。

       秦木清看清来人,手下一松,童星辰抓住她的手臂一口咬了下去。

       “童星辰!”秦木清呼痛,手要去拽她的头发,手腕被一股大力捏住了,“啊~~痛死了,松开!”

       “你是死人吗?还不快让他放开我。”她冲着保镖大叫。

       流光鬼魅般挡住了想要救她的保镖,两人交手,拳来脚往,四下里,一世婚纱混乱不堪。

       员工们眼看势头不好,一边躲着不被殃及一边给总监打电话。

       童星辰终于获得了自由,红着眼睛委屈的看着越沉匀,泪花在眼睛里转啊转,一开口,声音哽咽,“啊匀,我被欺负了。”

       说完眼泪就落了下来。

       越沉匀的心脏一缩,攥着秦木清的手腕更重了,心疼的看着她白嫩的脸上鲜明的五指印,身上冷峻的气息更重,坚毅的五官格外的清冷,看起来可怕极了。

       可他对着童星辰说出来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乖,别怕。”伸出手把她挂在腮边的泪擦去,“我帮你欺负回来好不好。”

       童星辰眼睛亮了,嘴巴抿着把脸上的泪一擦,眼睛雪亮的看着他,猛地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