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只能是哥哥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15      字数:3036
       “童先生,这是我们院里最勇敢的小朋友,在这次勇敢大冒险中获得了第一名。”

       向生孤儿院的院长牵着一个十三岁的男孩站在童震面前,一脸的骄傲。

       童震的眼神只是随意的瞥了一眼那男孩,然后给了身后的助理一个示意。

       助理打开车门,奶妈便抱着穿着公主裙的童星辰下车。

       此时童星辰手里抱着一个巨大的洋娃娃,懒洋洋的抬起头看向他们,然后那双灵动的大眼睛被一个漂亮的男孩子吸引,那个男孩在她眼里是一个更大的洋娃娃,漂亮的好像童话故事书里的小王子。

       她情不自禁的从奶妈的怀里挣脱出来,跑过去,牵住男孩的手,娇滴滴的歪着头笑,“哥哥,你好漂亮。”

       男孩低着头盯着自己粗糙手里的嫩滑小手,还有女孩笑脸如花的天真可爱,她说他漂亮,殊不知,她本身从内到外都是公主模样,美丽到让他一颗停板的心脏砰砰砰的又开始重新跳动。

       从此向生孤儿院少了一个孤儿,童家大宅多了一个义子,童星辰的身边永远存在一个贴心温暖的大哥。

       “辰辰?”

       童星辰睁开眼睛,看到梦中人愣了一下,见他用担忧的眼神看她,“大哥?怎么了吗?”

       越沉匀把手放在她的额头,“还好没发烧,贺兰在外面敲了好久的门,你没回应她,很累吗?”

       童星辰眷恋的抱住他的手臂,整个人还没从梦境中走出来,“阿匀?”

       “嗯?”

       越沉匀见她撒娇索性坐在床头,宠溺的摸着她的秀发。

       “我是不是很少叫你大哥 ”

       “以前是。”

       是啊,在没发生那么恐怖的事情之前,她叫他阿匀居多,只有在撒娇和外人面前才会叫大哥。

       童星辰闭着眼睛,心中压抑着叹了一口气,身边的人是她从小仰慕崇拜的阿匀,也是她从小就倾心爱慕的男人。

       所以即使他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她依然舍不得离开他。

       她在他面前永远只能是妹妹,她对他的感情永远只能压在心底,不被阳光照拂的角落里。

       这是她的命运。

       所以她选择去喜欢别的男人,然后天真浪漫的可以在他面前做永远撒娇任性的妹妹。

       “怎么了?”

       越沉匀看着她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动,眼角隐隐湿润,慌忙抬起她的头,“是不是大哥又惹你生气了?”

       童星辰嘟着嘴,没心没肺的笑了,“当然不是,我只是做了一个很美的梦,不愿意醒来。”

       越沉匀松了一口气,重新把她揽在怀里,宠爱的摸着她的秀发,“傻瓜,既然是梦,再美也无需眷恋。”

       是啊,梦终归是梦而已。

       这么温柔温暖的越沉匀让童星辰心安。

       “小姐,倩小姐来了。”贺兰站在门外低着头轻声报告。

       童星辰闻言如梦初醒,一下子从越沉匀的怀里跳出来,光着脚就往楼下跑。

       “大哥,你快点儿,别让我未来嫂子久等了。”

       越沉匀看着空空如也的怀抱,眼神刹那黯淡,慢慢收回手,单手插在裤兜里,又恢复了一贯的清冷模样,只是清冷的面庞上始终扬着一抹淡淡的柔光。

       倩琪坐在客厅里听到童星辰的嚷嚷声,脸颊迅速的飞起两抹红晕,接住迅速跑向她的人,对着窝在她怀里嘻嘻笑的女孩嗔道,“星辰,别瞎说。”

       童星辰抱着她,歪着头促狭的看着她脸颊上的红晕,“呀,脸红了,我们的琪琪就是太清纯了,你和我大哥可是在谈恋爱,我叫你大嫂有什么问题。”

       倩琪眼角余光看到越沉匀从楼梯下来的身影更加的羞涩,捂着她的嘴,讨好的求饶,“求你了,别说啦。”

       童星辰本来想再逗她的,不过看着好闺蜜如此模样也就不逗她了,拉着她的手坐下,“好啦,不逗你了,哥,你过来陪琪琪啦。”

       越沉匀走过来,蹲下身把手里的拖鞋放在童星辰脚边,双手执起她的脚放在拖鞋里,语声轻柔带着不易察觉的微脑,“以后不许光着脚,地板凉,生病了怎么办?”

       童星辰对他的举动习以为常,她经常光着脚跑,他每次拿着拖鞋在后面追她,她吐吐舌头,腻歪在倩琪的肩头,“琪琪,我哥就跟唐僧一样,你以后多担待啊。”

       “不会啊,你们兄妹感情真好。”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兄妹间感情如此之好的。

       童星辰嘻嘻笑,拉起越沉匀和倩琪的手放在一起,把两人按坐在一起又离开了,“我去洗漱啦,今天跟徐扬约好一起去试婚纱的。”

       “嘶,越……”

       越沉匀嗯了一声,可是并没有回头去看倩琪。

       倩琪缩着肩膀看着自己的手被越沉匀攥在手里变得青红一片,她忍着痛小心的拉拉他的衣角,“你抓疼我了。”

       越沉匀低头看着手里已经发紫的指尖连忙松开,“对不起。”

       “没关系,你一定是因为心爱的妹妹要嫁人,心里不痛快是吗?这应该和送女儿出嫁的父亲一个心理,我可以理解。”

       越沉匀沉沉的看了她一眼,默默的点头,重新落坐。

       “我……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比较好?”

       “没关系,你高兴叫什么都可以。”

       倩琪红着脸,试探的问道,“阿匀?”

       越沉匀嘴角的笑一僵,片刻后若无其事的盯着倩琪的眼睛,“比起这个名字,我更愿意听你叫我亲爱的。”

       倩琪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看着面前这张完美至极的脸,还有神情魅惑的声音,他出口的话,她愿意一辈子都奉旨执行。

       “好,亲爱的。”

       越沉匀抬手僵在她的头顶,最终只是落在她的肩膀上,“乖。”

       阿匀,那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名字,换成这样亲密的称呼,辰辰应该会更相信他和倩琪的关系吧。

       徐扬到别墅的时候,童星辰已经打扮妥当,戴着一个嘻哈帽,穿着一身嘻哈牛仔裙,看起来慵懒又俏皮。

       “星辰,你这哪里是一个要做新娘子的样子。”倩琪看到她的打扮后笑话她。

       童星辰吐吐舌头,“我要做天底下最青春无敌的新娘子。”

       徐扬看着她这一身打扮,眼神闪过不悦,他喜欢的女人是长腿大波屁股大的性感女人,可是眼前的童星辰虽然脸蛋很美,大大的眼睛,瓷白娇嫩的皮肤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洋娃娃,可是这样的女人在他眼里就异常的清汤寡水。

       他看了一眼,低着头迅速的回了一条信息。

       “徐杨,徐杨?”

       “啊?”徐杨把手机收起来,换成宠溺的眼神看着童星辰,“辰辰,怎么了?”

       “我这样打扮好不好?”

       “当然好,这样打扮特别可爱。”

       “可爱?”童星辰瞅着自己一身嘻哈打扮,小眉头微微皱起。

       “非常酷。”

       越沉匀低沉的声音在身后想起。

       童星辰眉头立刻舒展,“还是大哥了解我,我就是要酷酷的去试婚纱。”

       徐杨神色的尴尬的看向越沉匀,只一眼,又迅速的躲闪开去,甚至脊背微微发凉,被那犀利的眼神看上一眼,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低头抬起手腕,“辰辰,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吧。”

       越沉匀的拳头紧紧地握成拳,不许去三个字到了嘴边又被生生的咽了回来。

       他不能让她更加的惧怕他,可是就这样看着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去试婚纱,他内心所有的恶都在蠢蠢欲动。

       有什么东西正在心里慢慢的抬头,他的头剧痛无比,身体僵直着不敢动。

       他怕动一下,那个东西就会破体而出,然后又变成让辰辰恐惧的那个怪物。

       他说过,他不会再伤害她的。

       “亲爱的,你怎么了?”

       童星辰的脚定格住,耳朵里清晰的听到倩琪喊出声的亲爱的。

       他们,已经那么亲密了吗?

       随后她苦涩一笑,这不就是她所希望的吗?

       攥紧的双手慢慢松开,她强迫着自己微笑着跟徐杨走,可是一步两步三步,转头,这一看,吓的脸色发白,疾步冲过去,半抱着越沉匀的手臂,“大哥,你怎么了?”

       越沉匀脸上青筋暴起,全身的肌肉都在抽动,看起来非常痛苦,“大哥,你别吓我,怎么会这样,流光,流光。”

       流光鬼魅一样出现,推开围在越沉匀身边的两个女人,撬开越沉匀的嘴,把手里的药给他吃了下去。

       越沉匀闭着眼睛,脸上的汗一滴一滴的流下来,甚至额头上的头发都在滴汗。

       童星辰跌坐在地上,突然想到越沉匀说过,他生病了,到底是什么病?真的这么痛苦吗?

       流光扶着越沉匀到沙发上坐下。

       良久,越沉匀抬起手揉了揉不那么痛的额头。

       那一瞬间,他又看到‘他’了,‘他’在嘲笑他的懦弱和无能。

       明明心爱的女孩就在眼前,可是他却要眼睁睁的看着她和别的男人走。

       “亲爱的?你怎么样了?”倩琪这个时候顾不得矜持,满脑子都是他刚刚痛苦的模样。

       童星辰半个肩膀被倩琪一撞酿跄了一下。

       “小心。”

       越沉匀余光看到,想也不想冲过来抱住她,“怎么样?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