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吃醋(2)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6-06 10:14      字数:1439
       “徐杨,你去哪里了?”

       “辰辰,对不起,我找不到你,我急疯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嗯,我也对不起你,让你为我担心了,我也很想念你。”

       “你没事就好,在你不见的日子里我吃不下睡不着,我天天做恶梦就怕你出意外。”

       “我也担心你,幸好你没事。”

       童星辰抱着徐杨,俩人你侬我侬的诉说离别的思念。

       越沉匀手里紧紧的抓着杯子,啪的一声,杯子被他的力道抓的支离破碎,水洒在身上,玻璃碎片嵌在手掌里。

       “先生,您流血了。”

       童星辰松开徐杨,惊讶的看着越沉匀触目惊心的手掌,心疼的直嚷嚷,“大哥,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喝水也能让自己受伤。”

       “没事,不小心的,辰辰,你跟徐杨聊聊,我先上楼了。”越沉匀安抚她,语气清淡。

       “大哥,你没事吧?”童星辰和徐杨一起说出关心的话。

       越沉匀心口更加堵的慌,把手背在身后,信步向楼上走。

       童星辰的小眉头开始皱起来,徐杨立马拉着她的手问道,“辰辰,你的手怎么了?”

       “没事啦,不小心受了点伤。”

       徐杨把她的手抬起来,一根根的亲吻了一遍,“很疼吧?”

       童星辰眼泪汪汪的点头,“很疼。”

       “不哭,不哭,以后我都陪着你,不让你受伤了。”

       “嗯嗯,好。”童星辰用手背把眼泪擦去,满足的抱着他的腰,心里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他是她未来的幸福港湾呢。

       徐杨带着她坐到沙发上,让她靠在他的怀里,他的手一下下的轻拍她的后背,娇哄着她,“辰辰,那天在婚纱店,你怎么会突然消失了呢?”

       “我……”

       “你没有悔婚,对不对?”徐杨抬起她的脸抱在手心里,急急的问道。

       “当然没有。”童星辰急急的摇头。

       “嗯嗯,我相信你,你突然消失我害怕急了,不知道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惹你不高兴了。”

       童星辰摇头,看着徐杨白白的脸上有着慌张,心中愧疚的不得了,想着这些天的经历,她双手紧紧的圈着他的脖子,乖乖的如一只柔顺的小白兔。

       他们俩自小一起长大,父亲说,童家和苏家是世家,生意上有太多的交集,妈妈在去世的时候和苏妈妈订下来她和徐杨俩人的婚事,以后俩家的生意就可以真正的做到亲密无间,不分彼此了。

       “辰辰,那我们可以按时完婚吗?你知道我们俩请的假都有限,再拖下去学校那边,课程会跟不上的。”徐杨试探的问她。

       “我……”

       “辰辰,你在犹豫什么?你知道我徐杨这辈子爱的就只有你了,我会对你不离不弃,一辈子对你好的,呵护你,爱你,让你一辈子都是幸福的苏家媳妇儿。”

       徐杨真挚的话让童星辰很是感动。

       她的家已经消失了,父亲如今又成了那个样子,而徐杨仍然肯娶她。

       “好,我们按时完成婚礼。”

       “太好了,辰辰,你很快就是我的新娘了。”徐杨激动的抱起她,转着圈圈欢呼着。

       越沉匀受伤的手紧紧的抓着把手,玻璃扎在肉里的疼痛丝毫未觉,把楼下俩人说的话全部听在耳里。

       他的情绪在不停地波动,心口不停的起伏着。

       “你在生气?”

       “滚开,不许你出来。”越沉匀把书桌上的机器模型全部打落在地,怒吼着。

       “呵呵,嫉妒吧,狠狠的嫉妒吧,现在是不是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占有她的身子,听着她在你身下求饶呢,她要离开你呢?”

       “胡说,她不会离开我的,她说过她永远不会离开我。”越沉匀狠狠的否定。

       “她在骗你,她很快就是别人的新娘了。”

       “不会,我不会让她嫁给那个纨绔子弟,他配不上我的公主。”

       “那还等什么,下楼吧,下楼把你的情敌打跑,或者干脆杀了他,永绝后患。”

       “我不会听你的,我才是这具身体里的主人,你别想主使我,消失,我命令你消失。”

       “可笑的懦弱男人,我等着看你好戏。”

       越沉匀颤抖着拧开药瓶,把控制情绪的药物吞下去。

       他倒在地毯上,心口急速的跳动,他慢慢的吐纳呼吸,让自己慢慢的平静下来。

       耳边终于清静了,他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