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你就认命吧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7-05 15:15      字数:1476
       童星辰看着他一瞬间风云色变的脸,墨黑的眼瞳燃烧着火焰,坚毅的下巴忍耐着身体里的爆发的恨意。

       她惊慌失措的看着他,迷惘的身体发抖,心头疑问重重,他身上散发出的刻骨恨意从哪里来?

       可是她的家被他毁了,这是不容置辩的事实。

       “你就是农夫与蛇里的那条蛇,我爸收养你,你却恩将仇报,我恨你。”

       童星辰头一低咬上他的手臂,待他松手,夺门而逃。

       只是三步还没跑出去,她的腰已经被抱住了。

       她双脚离地,不停的扑腾,“放开我,你这个魔鬼,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她被摔在宽大的车后座,还没坐起来就被严严实实的压在身下,“你最好老实点,不然我不介意让我的助手和司机来看看我亲爱的‘妹妹’如何在我身下承欢的!”

       “你无耻。”

       “这就死心了?想跟我同归于尽了?老头子的死活就这么不管了?骂我是忘恩负义,那你算什么?”

       童星辰委屈的哭起来,“没有了,所有的记忆都没有了,你为什么要这么欺负我?”

       她挥着小拳头打他坚硬的胸膛,闭着眼睛嚎啕大哭,“你把疼爱我的大哥还给我,你这个魔鬼,你滚开。”

       越沉匀眸光一沉,看着她在他怀里痛哭流涕,坚硬的心好像被撞击了一下,很快就被自己忽略了,转而不正经的调戏,“我会更加‘疼爱’你的。”

       童星辰泪眼婆娑的望着他,看着他可怕的莞尔一笑的邪肆模样,哭的更加的歇斯底里。

       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童星辰穿着无菌服拿着童震的手,不停的叫他,可惜回应她的只有仪器发出的冰冷声音。

       “爸爸你醒来告诉我啊,为什么大哥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我会在他身上看到刻骨的恨意?”

       “爸,你放心,我一定会查清楚。”

       走出重症监护室,她扶着墙看着望不到尽头的长廊,天旋地转,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她的世界轰然倒塌,而她却没有一点儿准备。

       在倒下去的那一秒,她在想,这一定是噩梦,而她只是没有醒。

       童星辰做了一个梦,梦里有大海和海鸥的声音,天空晴朗,万里无云,美丽的天气下,爸爸在向她挥手。

       她惊喜的奔向童震,只是在奔跑的过程中,有一双有力的手牢牢的锁住了她。

       “放开我,放开我。”她在梦里不停的大叫。

       “小白兔,逃跑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被摔进了柔软的被子里,沉重的身子瞬间压在她的身上。

       下一瞬,她的身体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惊醒的那一刻,她重重的摔在地上。

       她惊魂未定的看着越沉匀。

       越沉匀双肩一耸,“你攻击我自卫而已。”

       童星辰愣愣的看着一身休闲服的他,黑而密的头发服帖的垂下,少了白天的狂傲和肆虐,多了丝慵懒和优雅,仿似原来的阿匀又回到了他的身上,心底里某块秘密被触动,竟然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来临。

       越沉匀蹲下身,大掌抚摸在她的脸上,顺着脸颊顺势而下。

       “嘶…疼…”

       他轻笑两声,似是嘲讽,似是开怀,扭着她的下巴逼迫她与他对视,“有这样被凌辱的公主吗?”

       “恶魔。”她虚弱的控诉,身体已没有一丝力气。

       “你就任命吧,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身边的宠物,直到我腻了你为止,说不定我会考虑让你和你那可怜的老爸团聚,记住。”他的食指停留在她的心脏处,“记住从内心深处记住我是你的主人。”

       他浅笑着拍着她的头顶,“小宠物,乖。”

       越沉匀从她身上跨步离去,任由她全身无力的躺在地毯上。

       “小宠物,先生让我给你上药,顺便送些吃的给你。”

       不知什么时候,女佣端着食物推门进来,对着地毯上默默流泪的童星辰冷冰冰的说道。

       童星辰爬起来把床上的被子拽下来掩在身上,冷着脸的问女佣,“你叫我什么?”

       “小…宠…物。”女佣一字一顿道。

       “为什么这么叫我?”她皱着眉头,手下紧紧的抓着窗帘,眼睛红红的质问。

       “先生说了,你以后就是这个家的宠物,作用就是供主人取乐,你的生活质量在于你是否讨得先生的欢喜,高高在上的过去式大小姐,你见过不得宠的宠物有多惨吧,啧啧,那日子连流浪狗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