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她发烧了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7-05 15:14      字数:1434
       童星辰呆呆的看着李静雅一项项说着不可思议的消息。

       “我爸爸,我爸爸怎么了?”

       “医院已经宣布童老爷脑死亡,现在只是靠着仪器吊命。”

       童星辰脑袋嗡的一声,耳边全是轰鸣声,她什么都没有了吗?

       “你骗我,你是不是已经被越沉匀收买了,所以才编这些谎话来骗我。”童星辰猛地抬头瞪着李静雅,如一只被踩了脚的猫,跳起来就推搡她。

       “你走,我不要你给我看病,你们是一伙的,童家怎么可能一夜间就败落,你们都是骗子,我不会相信你们的。”

       李静雅抓着她的手,“小姐,接受现实吧,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对你不忍心才会说实话。”

       “我不会相信你的,出去,出去。”

       “小姐,你现在发着高烧,不要激动。”

       童星辰一个字都不想听她说,用尽全身的力气把她推了出去。

       她酿跄的跌倒在地,然后一步步的爬到床边,靠在床脚上,把自己蜷缩成一团,抱住自己,瑟瑟发抖着。

       “我不相信,骗人的,肯定是骗人的。”

       越沉匀翘着大长腿,食指轻轻的敲着桌面,手里的红酒轻轻的摇晃,看着镜头里的童星辰如遭重击的可怜模样,心头没有想象中那么畅快。

       “少爷,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跟小姐说了。”

       “她身体怎么样?还能伺候吗?”

       李静雅心里抖了一下,觉得后背有点凉,“小姐需要休息一段时间,而且她发烧了。”

       “哦?”

       “她不肯相信童家已经消失的事实,不让我看病。”

       越沉匀抬手把红酒泼在她的脸上,吓得李静雅腿一软跪在地上,“少爷息怒啊。”

       “没用的东西。”

       佣人拿着干净的衣服进入房间,什么话也没说,上前两个人就架起还坐在床脚的童星辰。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身上的浴巾被剥落,佣人拿起干净的内衣内裤无视她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帮她穿上,又快速的把一身洁白的香奈儿连衣裙套在她身上。

       童星辰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佣人再次架着她走出卧室,出了别墅,塞进车里。

       童星辰全身颤抖,眼神复杂的看着身侧的越沉匀。

       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心头的惊惧,“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她冲着越沉匀大吼。

       “大小姐终于发脾气了吗?”越沉匀欺近她的脸颊,看着她病弱的模样,盖住她的后脑勺吻在她的唇上。

       “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他吩咐司机开车,按下车里的挡板伸手一捞把她抱在腿上。

       “小病猫,你不是不相信童家已经毁了吗?带你去见证一下。”

       童星辰紧绷着身体不停的在他身上挣扎。

       越沉匀的手脚不老实,狠狠的攥着她不许动。

       “你说话就好好说话,不要动手动脚。”

       “你会求我对你动手动脚的。”

       话音一落,他又把她甩回了一边,自己闭上眼睛假寐起来,暗暗吐纳气息,压制因为她而躁动的血液。

       童星辰稳住身子,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倔强的望着窗外,挪着屁股一点点的远离他。

       当一片废墟呈现在眼前的时候,童星辰痴痴的望着曾经的家。

       她一步步的爬上废墟,急切的想找到熟悉的记忆。

       可是那记忆已然被击碎,爸爸和越沉匀合力给她做的秋千没有了,越沉匀给她做的花园没有了,越沉匀辅导她功课的秘密基地也没有了。

       “全都没有了。”

       夕阳西下,她孤零零的站在废墟之上,眼睛里折射着自小优渥生活没有产生过的绝望。

       现实的一击后,她顾不上再伤感下去,慌慌张张的爬进车里,抓着他的手,抖着唇问他:“我爸呢?”

       越沉匀高傲的抬着下巴,斜睨着她的眼睛,轻飘飘的回答她的问题,“李静雅不是全告诉你了吗?”

       童星辰手脚发软的扑到他身上,揪着他的领口不敢置信的逼问,“是你做的?”

       “你说呢?”

       “是你对不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阿匀,这里有我和我爸的记忆同时也有你的记忆啊,这里是我们的家,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越沉匀轻蔑的擒住她的下巴,用力到下一刻就可以卸掉它,“如果我够残忍,你现在应该和那老头子一样等着归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