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到底是谁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7-05 15:06      字数:1377
       童星辰咬咬牙,不能坐以待毙啊,她按下徐杨的号码。

       疯狂的音乐,热辣的舞蹈,欢声笑语的泳池Party。

       “庆祝徐杨马上脱单,大家都敬他一杯。”

       徐杨跳到高台上,牵着舞女的手,沿着钢管舞,一段热辣的双人舞姿,点燃全场。

       “徐杨,你的电话不停的在响。”有人举着徐杨的手机,尖声叫着他的名字。

       “今天是脱单Party,让打电话的人去死啦,把电话扔了,扔了。”另有人抢过手机一下子扔进了泳池里,手机沉入了泳池。

       当手机忙音响起的时候,自信笃定的童星辰彻底的丢了心神,手心冒汗,巨大的恐惧让她手脚发软,甚至拿着手机的力气也在慢慢的流失。

       “还有一次机会。”魔鬼的声音在催促着她。

       爸爸还躺在医院里,如果让他知道自己被绑架,这么大的刺激,他的身体受的住吗?

       不行,爸爸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

       还有谁?

       脑中突然反应过来,还有一个人,他可以帮她联系到所有人,流光,阿匀的特助。

       她忐忑的按下流光的手机号码。

       “接电话,接电话,接电话啊……为什都不接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没人接通,请稍候再拨。”

       手机从耳侧滑落,她被巨大的恐惧摄住,这是她生活里最信任的是三个人,可是却都在关键时刻没有接听她的电话。

       “ok,机会没有了,我们是不是要培养下感情?”

       童星辰裹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一口气冲到门边,拼命的拉着门把手,拍打着门,“外面有没有人?救命,救命啊。”

       手掌红肿,喉咙嘶哑,鬼面男抽出雪茄,任由她的叫嚷,直到一只雪茄燃尽,鬼面男打开房间里的音响。

       当低沉的旋律响起,童星辰震惊的转过身,“gone with the sin”。

       她最爱听的一首歌,音乐如岩石,如钝器,绝望的诉说着压抑与温情,死亡与罪恶反复的爱情。

       童星辰突然沉静下来,从内到外的散发着压抑的哀伤。

       我对你的欲求是如此的恐怖而短暂,如此辛苦与迷醉,不安与贪婪。

       这首歌符合她内心收藏的秘密,绝望与挣扎,却不得不放弃。

       绝望一点点的蔓延开来,卧室里流淌着,哀伤而绝望的歌词。

       “我爱你如雪的肌肤。”

       “我爱你如冰的触感。”

       “我爱你哭泣的泪水。”

       “正如我爱你如此迷失生活的方式。”

       “……”

       童星辰呆呆的看着鬼面男唱出这首歌词,声音粗哑,他带了变声器,可是在他的声音里听出了性感以及歌声里暗黑的凶狠。

       他向她走来,童星辰听着他的歌声忘记了逃避,因为她的注意力被从鬼面上转移走了,她内心竟然对着面前的人有着该死的熟悉感。

       “你到底是谁?”

       “这首歌符合你的心境吗?在绝望的音乐声里失去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他单手抵着门,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她。

       童星辰眼角的泪珠终于承受不住内心的害怕,啪嗒滴下来。

       浓黑的夜伴随着一室的涟漪,屋外电闪雷鸣,大雨磅礴,这注定是一个让人心生恐惧的夜。

       命运的巨大轮盘在磅礴的雨夜中正式启动,遇到谁,伤害谁,这个世界上总是充满了无穷的意外。

       童星辰再醒来时,体内的骨头像是散了架,每一根都在叫嚣着疼痛,房间里空无一人,床头柜静悄悄的躺着一盒24消失避孕药。

       昨晚的一切呈片段式出现在她脑海里,然后再拼命命令自己把那些恐怖的经过赶跑,忍耐着身体的疼痛坐起来,药和泪水一起吞下去。

       她想去洗澡,身体好脏。

       可是双腿才落地,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

       浴室的门打开,鬼面男依然带着鬼脸面具,“一早就给我行这么大的礼,女人,你很上道。”

       童星辰立刻如临大敌,紧紧地裹着身上的空调被。

       “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昨晚已经给你机会认识我了,可惜你没敢摘我的面具,真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