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共三次机会
作者:一翦秋水      更新:2016-07-05 15:04      字数:1916
       热,身体竟然升起一股燥热来。

       “好热。”

       她迷迷糊糊的想把衣服脱下,可身上穿的婚纱,拉链设置的很隐蔽,必须有外人帮忙才行。

       她不得法,烦躁加上体内传出的热量让她不停的翻滚着身体,唇干欲裂,陌生又让人无措的感觉。

       有人帮她解决了这个难题,背后的隐蔽拉链被解开,很快一股凉意顺着解开的衣服传到她的心脏,她满意的喟叹一声,身体下意识的就向那股凉意靠近。

       渐渐的那股凉意变成了痒。

       “哈哈,小白,别闹。”她抬起手要推开小白,结果摸到的不是长长的苏牧毛发而是一根根硬硬的直刺手心的利落短发。

       时刻处在危机感之中的女孩猛地睁开眼睛。

       “啊!!!走开走开,你是谁?”一张鬼脸出现在眼睛里的时候,童星辰疯了,不停的尖叫,挥舞着手臂要把身上的人推开。

       她的眼睛紧紧的闭着,不停的落泪,实在是受惊过度,一觉醒来,她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出现一张鬼脸?

       “呜呜,爸爸,阿匀,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她快要结婚了,她是老爹和兄长手心的公主,她那么幸福并且即将迎来更大的幸福,她的人生丰富多彩,她不想死。

       “呵,谁说你死了。”一双有力的大掌蛮横的把她的双手擒住,然后牢牢的压在她的头顶,他的身体不再悬空彻底的压在了童星辰的身上。

       “你,还活着。”丝丝不怀好意的吐纳气息萦绕在童星辰的耳边,“而且……”

       他的食指游走在她白嫩的脸颊上,犹如蛇信子一样凉凉的触感,“会活的很开心。”

       童星辰偏着头极力躲避那只手。

       身上的人有热乎的体温,强壮的体魄,一切都证明,是有人心如恶鬼了。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童星辰还是不敢睁开眼睛,在鬼面男的身下浑身颤抖着,咬着嘴唇极力忍住才能停下眼泪。

       食指游走在她脸颊的鬼面男轻笑了两声,冰冷的面具渐渐的贴在她的脸上,面颊对着面颊做着很亲密的举动,“想知道我是谁?你就睁开眼睛。”

       童星辰极力的反抗,可是那力道像是碰到了石头被无情的击碎了。

       鬼面男轻触童星辰颤抖的睫毛,那上面还挂着泪珠,被关爱呵护的公主啊,胆子只有芝麻粒。

       “小白兔,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给你个机会,掀开我的面具。”

       这话蛊惑着童星辰,她视死如归的睁开眼睛,那狰狞的鬼脸面具吓的她立马又紧紧的闭上眼睛,自小就害怕鬼的她手脚有点不受控制的发软。

       “怎么,不敢?那你只能错过这个机会了。”

       童星辰瞪着他,只有一次机会?

       越寒零抚摸着她的脸颊,“啧啧,后悔?”

       “不管你是谁?可不可以放过我?如果你要的是钱,我可以立马让人送钱给你?”童星辰可以感觉到鬼面男的不怀好意。

       如果是绑架,她要把事情变得简单点儿,不能把自己折进去。

       “可以,我给你三次机会,你可以打电话让人送钱,五千万买你的第一次,只要看到钱,你可以完完整整从我这里走出去。”鬼面男捏着她的下巴,“不过我更愿意看到前者,你和我的美妙夜晚。”

       童星辰卯足了劲把下巴从他的手里解救出来,“那你现在放尊重点儿,想要钱就不要伤害我。”

       鬼面男吹了声口哨,张开双手,鬼脸面具泛着渗人的冰凉,那样子真的好像从暗夜里走出的死神。

       “来人。”

       他一出声,门立刻从外面推开,童星辰身上的婚纱已经脱落,只好用被子紧紧的裹在自己身上。

       “先生。”

       “给她手机。”

       童星辰拿着手机,小心的看着双腿翘在茶几上的鬼面男,他双手放在沙发椅背上,脚一点一点的,看起来很惬意。

       “童星辰。”

       “你知道我是谁?”

       “呵,U市第一大美女,整个W省的少女选美冠军,谁不认识你?”

       童星辰美眸染上薄怒,这人的口气太轻佻了,而且听起来就像是,你就是一个摆在台面上的花瓶,认识你很容易,摔碎你更简单。

       她竟然从他的口气里听出了这么多的内容。

       鬼面?她不敢看仔细,面具上那红色的鲜血印记,多看一眼,她全身都起鸡皮疙瘩。

       “我提醒你,三次机会,你敢报警,小心小命。”

       童星辰抿抿唇,根本不需要三次机会,只要一次就够了,徐杨现在一定已经把她失踪的事情告诉阿匀,阿匀现在一定急疯了在满世界的找她。

       只要电话拨出去,阿匀就会带着钱来接她,她就不用害怕这个鬼面男的威胁了。

       她心里有即将获得自由的喜悦,熟悉的号码按出去。

       一声,两声,三声……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童星辰有点儿不相信这个结果,在今天之前,不管她何时何地给阿匀打电话,他都会立马接起来,可是现在,竟然是关机?为什么?

       她不相信这个结果,一定是阿匀不小心碰到了关机键。

       “我要用我的手机。”童星辰抖着声音说,这个手机不是她的,很多人都有陌生号码不接听的习惯,她不想因此而错过求救的机会。

       “呵,你的手机坏了,不过这是你的储存卡。”

       “我可不可以等会儿再打电话?”阿匀一定没发现自己的手机关机了,只要他在找她,一定知道他手机关机了,然后会立刻给手机充电,那个时候,她一定会找到他。

       鬼面男饶有兴味的看着苍白着脸,手足无措的女人一眼。

       “三次机会,一共十分钟。”

       “可不可以……”

       “没的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