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他最想要的生活
作者:唐陌      更新:2016-05-14 21:38      字数:3427
       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听说他身体不好,一直在家休养,怎么忽然来公司了?”

       “哇,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哎。”

       “那是当然,我跟你们说啊……”

       就在那中年男子要继续的时候,人群后方忽然传来两声轻咳,抬头一看,发现墨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出来,一张脸冷若冰霜,所有人顿时吓得纷纷逃窜,不到三十秒已经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有挨得近的人在墨然关门之前斜眼偷偷看了一眼,却刚好对上墨狄刀子似的眼神,顿时吓得不知所措,背后直冒冷汗。

       “爸,来公司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下?”

       “刚好路过,就上来看看。”墨狄抚摸着办公桌上的一个摆件,从他坐这个位子的时候它就摆在这儿了,虽然只是一个物件,但却格外有亲切感,“顺便检验一下你的工作。”

       墨然一笑,“只要爸一说检验工作我这心里还真有点忐忑。”

       “你做得非常好,忐忑什么?”

       墨然不语,转身接过薇薇送进来的茶水。墨狄看了薇薇一眼,默默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她是现在的总裁助理?”

       “不是。”

       “嗯,”墨狄点点头,兀自盘着手中的佛珠,“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好多东西都是我当年亲手置办的,阿然,你是年轻人,公司现在也是以年轻人为主力,把这些这些旧物都撤了,依你的喜好换了吧。”

       “好。”

       墨然疑惑地看着他,对于他来说,办公室主要是用来办公的地方,他对陈设装修没有多大要求,不过老头子今天怎么连这些小事也关心起来了?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郁凌一边将衣服一件件从行李箱里拿出来,一边拨通了方思诚的号码。

       “喂,思诚哥,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一下。”

       方思诚正在外面吃饭,看到是郁凌的电话,立即起身走到了餐厅外。

       “什么事?”

       “我妈刚给我打了电话,说她跟团出国旅游去了,她既然不在家,我也就不回去了。”

       方思诚心一沉,嘴角的笑渐渐凝固,“那好,没事,我自己回去就行。”

       “嗯,那你先忙吧,拜拜。”

       “好。”挂断电话,方思诚在风中沉思了许久,直到一个齐刘海女孩儿走了出来。

       艾琳看他一副郁闷的样子,心里十分疑惑,“思诚,怎么了?”接一个电话就去变成了这样,发生什么事了吗?

       方思诚摇摇头,转头走进了餐厅。

       “没事了,快吃吧。”

       艾琳不动,一声不响地看着他,看到她这个样子,方思诚难为情地笑了笑,“是郁凌,她忽然不回老家了。”

       “啊?那这样你的假不是浪费了吗?你还专门为她请的呢。”

       “没事。正好回去一趟,顺便看看我舅妈他们。”

       “好吧。”艾琳瘪瘪嘴,反正不管郁凌怎样,他都会妥协,“傻瓜。”

       “你说什么?”

       “哦,没说什么。”艾琳一脸羞赧,慌忙埋下头。

       刚挂断方思诚的电话,门铃忽然响了,走过去一看,郁凌无奈扶额,这个时候黎皓煊又来干嘛?

       一进屋,黎皓煊忍不住“哇”了一句,沙发上、行李箱里到处都是她的衣服,叠好的,散乱的,一片狼藉。他忽然记起来郁凌要跟方思诚一起回老家,顿时心情就不愉快了。

       “你带这么多衣服回去,打算半年之内都不回来了?”

       “我倒是这么想的,但是我妈忽然出国去了,我一个人还回去干嘛。”郁凌将行李箱中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叠好,放到沙发上。

       原来不是在收拾行李,感谢郁凌妈妈出国出的真是时候,说不上为什么,但是他就是不想让郁凌离开。

       “对了,你这个时候过来干嘛啊?”郁凌看他拿起自己的几件衣服左看右看,忙一把抢了过来,“你别乱动行不行?”

       黎皓煊一脸窘迫,他哪儿是乱动了,“我在帮你。”

       “你到底来干嘛的?”

       “吃饭。”

       “吃饭?”郁凌白了他一眼,夺下了他手里的衣服,“我已经吃过了,没了。”

       “那我自己做。”黎皓煊说完,果真朝厨房走去,郁凌见状,忙跟了过去,“黎皓煊,你把我这儿当餐厅呢?”

       不是餐厅,是家,反正他就喜欢在这儿吃饭。黎皓煊兀自从冰箱里拿出几样食材,又舀了米淘着。

       “这是你应还的人情,中午的被打翻了,不算。”

       “无赖,我看你就是想在我这儿骗吃骗喝。”

       算是说对了一半,他现在才不想回家跟熊贝儿共处一室。

       电视上正播放着一个搞笑的综艺节目,郁凌坐在沙发上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看得哈哈大笑。而黎皓煊干脆将饭菜都端到了茶几上,看到搞笑的地方,差点没把嘴里的饭菜喷出来。

       恍然发现这一幕是多么其乐融融,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该有多好,看着郁凌的笑,黎皓煊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想,或许这就是他一辈子最想要的生活,简单平凡,和谐有爱。

       但他的美好愿望终究是落了空,刚吃完饭,郁凌便将他赶了出去。黎皓煊不由感叹,果然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到了停车场,他意外地发现有个人蹲在自己的车旁,本以为是个小贼,可走近一看,发现竟然是熊贝儿。

       “贝儿,你怎么在这儿?”

       熊贝儿捂着肚子蹲在地上,一脸痛苦,五官都拧成了一团,见到他有气无力地哭了出来,“我……我那个来了,肚子痛。”说完,一张脸已经是红得不成样。

       “……”黎皓煊无语了,女人就是麻烦,“大小姐,你身体不舒服就应该早点回家,跟我来这儿干嘛?”

       “我……”熊贝儿支支吾吾了半天,脸色更加难看了,她一心只顾着跟踪皓煊,完全没有想到这件事,谁知,偏偏就发生了。

       “皓煊,快回去吧,我感觉自己快死了。”熊贝儿狼狈地站了起来,冷得双腿直打颤。

       “真是服了你了。”黎皓煊将外套脱下给她披上,扶着她上了车。

       这时候,发现他落下东西的郁凌刚好追了上来,刚出电梯就看到两人如此亲密的一幕,心里隐隐有种莫名其妙的失落。

       不过转瞬,她立即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他是黎皓煊嘛,本来就是个流连花丛的公子哥,跟熊贝儿搂搂抱抱的有什么稀奇。看着手里的钱包,郁凌忿忿转身上楼。

       好像又回到了米虫的日子,一觉睡到十点整才起来,推开窗发现今天竟然是难得一见的艳阳天,心情顿时明亮起来。

       把家里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之后,郁凌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该找点事儿做了。

       在网上查看了一下简历回复,郁凌提着包心灰意冷地出了门。

       人才市场出来之后,郁凌连街边的小广告都没有放过,不求工资多高,只希望今天能找到一个工作就行。

       买了杯咖啡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晒太阳,电话铃忽然响了,拿出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郁凌迟疑着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让她一愣。

       “喂?是郁凌吗?我是熊贝儿。”

       是啊,她早听出来,可是熊贝儿怎么会有她的号码,而且给她打电话做什么?

       “你好,熊小姐。”

       郁凌本来是不打算过去的,但熊贝儿在电话那头一边道歉一边委屈地哭着,碍于她的身份,她又不好得罪,只能按她的要求急匆匆赶到了黎皓煊家里。

       熊贝儿穿着一套毛茸茸的兔子睡衣给她开了门,一见面,又是帮她提包,又是帮她倒水的,说不出的亲热。

       “郁凌你好像比我大一两岁吧,你要是不介意,我就叫你郁凌姐啦。”

       额,郁凌尴尬地扯出一个笑容,她们好像没有熟到这儿地步吧,前些日子熊贝儿还派人跟踪她,一见面跟仇人一样分外眼红,可一转眼竟然一声声甜甜地叫着她姐姐了,这变化也太大了,郁凌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

       “你今天不是应该在片场拍戏吗?”

       “我那个来了身子不舒服就没去,对了郁凌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想让你教我做菜,好吗?”

       昨天就说了这个,她还来真的了?

       “好啊,冰箱里有食材吗?”

       “什么都没有,皓煊这两天都没有在家吃饭。”

       “那你换好衣服我们出去买菜吧。”

       “好啊,那你等等我。”熊贝儿笑着跑进来房间,两秒钟后又忽然探出一个脑袋,调皮地说道,“郁凌姐……”

       “嗯?”郁凌看着她,熊贝儿忽然又摇摇头不说了,眨眼便消失在了门后。真是个奇怪的丫头,不过她倒是很希望能有一个如此天真可爱的妹妹。

       因为熊贝儿身份的原因,所以去菜市挑选食材这项伟大的任务就只能交给郁凌一个人完成了,看着她满载而归,熊贝儿高兴得直跳。

       回到家里,果真还穿起了围裙跟在郁凌身旁专心学习起来。

       帮她择了菜,又处理好了鱼,最后在郁凌的指导下还煲好了一锅汤。

       这番接触下来,郁凌算是重新认识了熊贝儿这个人,其实如果没有之前发生的那些事,她还是挺乐意交这个朋友的。

       七点,一顿丰盛的晚餐做好了,现在只等黎皓煊这个主人回来了。

       “郁凌姐,我听大哥说你是个工作狂,你哪儿来的时间学习做菜的啊?”

       “我从小就会啊,我妈妈教我的。”

       “那你妈妈的手艺肯定也很好,真羡慕你。”

       “有什么好羡慕的,难道你从来没有吃过你妈妈做的菜?”

       不说还好,一说起这个,熊贝儿脸上的笑容短时消失了无影无踪。

       “我爸爸告诉我,我妈生下我就走了,我连她的奶都没喝过一口,更别提她做的菜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关系,没她我还不是长这么大了。对了郁凌姐,其实今天找你过来,还有另外一件事情。”

       果然不只是让她教做菜这么简单,“什么事?”

       “我喜欢皓煊你知道吧,”

       果真跟黎皓煊脱不了干系,她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才遇上了他。

       “虽然你们也挺般配的,但我不是个会轻易退缩的人,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我要跟你公平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