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幼稚的攀比
作者:唐陌      更新:2016-05-14 21:38      字数:3517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从黎皓煊家里醒来了。

       想到昨晚的那一幕,郁凌仍旧心有余悸,双手抱膝蹲坐在床上发呆,一坐就是半个小时,直到黎皓煊给她送来早饭。

       “你醒了,怎样,还难受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听到这么关切的话语,郁凌憋了半天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掉了下来。

       她一哭,黎皓煊顿时手足无措,伸手将她拥进了怀里,柔声说道:“没事了,都过去了。”

       “他手机里有……”

       “我已经删了。”

       “谢谢你黎皓煊,若不是你及时赶到……”

       “好了好了,别说了,没事啊,来,先起床吃点东西。”

       看她精神状态好了点,黎皓煊这才开口,“酒店的监控记录了一切,那个人渣已经交给警察处理了,他,没有把你怎样吧?”

       郁凌摇摇头,要是她真的被怎样,也不会这么安然在这里吃东西了。

       “没事就好。”黎皓煊彻底松了口气,“以后要吸取这个教训,不要再让自己身陷险境受到伤害了。”

       “嗯。”

       “还有件事,周导身上的那些伤都是你弄出来的?”

       郁凌点点头,“人在情急之下会做出很多难以想象的事,这有什么奇怪的。”

       “你真是超出我的想象,没事,赶紧吃吧。”黎皓煊笑着说道,温柔地摸摸她的头。

       他这个毫无意识的动作让郁凌明显一愣,看他痴痴盯着自己,郁凌慌忙埋头吃起面。

       周导最终因为强奸未遂被判了两年,这件事算是给了郁凌一个交代,只是每当看到电视上播放他拍的广告时,她还是忍不住心有余悸。所以当黎皓煊将一部电影剧本放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已经不敢再轻易接了。

       “这次是个女导演。”黎皓煊打趣地看着她,“有我在,你可以放心接下来。”

       “不,我不想再拍什么广告电影了。”她本以为这么做,会让妈妈对她感到自豪,但最终没想到却只得到她一阵责骂。她是个孝顺的女儿,不想违背她,让她伤心难过。

       “这么快就灰心了?你放心,这次我保证全程护航,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黎皓煊还是不死心地劝说。

       “我想回老家一趟。”

       “好吧,你不去那我也不拍了。”

       郁凌默默看了他一眼,“你别拿这个要挟我啊?我不吃这一套的。”

       “我没要挟你啊,反正我也很久没有休假了,你老家在哪儿,我陪你回去吧?”

       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黎皓煊这个家伙总爱找借口留在她身边,这家伙,不会又在打什么歪主意吧?

       “我家里不欢迎任何客人。”这是真的,这是妈妈强烈执行的一个规矩。

       “那你总要出去走走吧,你都待在家里四五天了。”

       郁凌紧了紧大衣,摇了摇头,“外面太冷了,不想出门。”

       “不是,你的斗志哪儿去了?这可不像我认识的郁凌。”

       “你不是有通告吗?干嘛还赖在我这儿?”

       郁凌刚说完,叮咚叮咚门铃声响了。

       开门一看,是方思诚。

       一直打算找机会为感恩节那天的事情道个歉的,没想到他还先上门了。

       方思诚进屋便看见沙发上另外一个人,轻笑了出来,“阿凌,我没打扰你们吧?”

       “说什么呢,快进来。”

       方思诚今天又提了一大口袋食材过来,跟黎皓煊打过招呼,径自走进了厨房,将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放进了冰箱。

       “思诚哥,前几天我不是故意爽约的,你没有生我的气吧?”

       “怎么会?我知道你最近拍广告很忙。”

       倒不是因为忙,不过其他的事还是不要多说了,以免别人担心,“你怎么给我买这么多东西啊?”

       “最近天气冷,我给你买过来你就不用出门了嘛。”

       眼看两人要出厨房,偷听的黎皓煊慌忙撤退。呵,他怎么觉得这个方思诚对郁凌不是一般的关心。

       “对了,我过几天刚好要回老家一趟,你要不要一起回去?”

       沙发上的某人直勾勾盯着电视屏幕,耳朵却丝毫没有放过两人的谈话,咦,怎么他们是同乡吗?

       “好啊,你要是去我家啊,我妈肯定得拉着你相亲去。”

       “切!”凭什么他要去就不让,方思诚一开口她就答应了,黎皓煊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

       “哎思诚哥你这就要走啊?吃了晚饭再走吧?”方思诚摇了摇头,笑道,“天冷,多注意身体。”

       送走方思诚,郁凌满心欢心地关上门,黎皓煊忽然站了起来,走进了厨房打开冰箱查看起来,一边看,还一边挑刺,葱太老,蔬菜不新鲜……

       “喂,人家思诚哥专程给我送来的,你在哪儿挑什么毛病?还不快走,想留下来吃饭啊!”

       嘿,还真说对了,黎皓煊从冰箱里拿了几样食材出来,挽起了袖子,“今晚让我这个大厨给你露一手如何?”

       郁凌瘪瘪嘴看着他。

       “到时候你给我评价一下,看看方思诚做的好吃还是我做的好吃。”

       “没事攀比这个干嘛,幼稚!”

       离开郁凌家,一路上黎皓煊都开心地哼着小曲儿,这个女人还算有点眼力,夸赞他的手艺比方思诚好。呵,既然她喜欢,以后就得常常露一手了。

       不过他的好心情没持续多久,因为一到家门口便看到了一个他没有半点好感的人。

       “皓煊,你终于回来了,快开门,冷死我了。”熊贝儿哆嗦着呵着热气跺着脚取暖,黎皓煊看了她一眼,打开了房门。

       “大小姐,天冷了就多穿点衣服,你这块布也太省了点,不冷才怪。”

       熊贝儿看看自己身上,确实,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她今天只穿了一件单薄的上衣和半裙,为了好看,更是只穿了一双薄薄的丝袜,可差点没把她冻死。

       “我是偷偷溜回来的,所以没带多少衣服,谁知道你不在家,害得我等了这么久。”

       “偷偷溜回来?”黎皓煊端了杯热水给她,“怎么回事?”

       “还说呢,还不是因为你,我爸才把我骗出国的,还派人守着我,我可是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

       “因为我?”

       “就是因为上次郁凌车祸的事,皓煊你要相信我,那真不是我做的。”

       “行了行了,都过去的事还提什么,再说了,郁凌现在也没什么大碍。”

       “你们怎么都不相信我?”熊贝儿气愤地瞪了黎皓煊一眼。

       “别说了,再说我赶你出去了。”黎皓煊厉声警告。

       “别嘛,我现在不能回家,你让我在你这儿住两天吧,好不好?你放心,我绝对会乖乖的,不会给你惹麻烦。”

       “要是让你爸知道你躲在我这儿,那我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不会的,他绝对不会动你,我发誓!”为此熊贝儿信誓旦旦,有她在,熊寿华绝对不会为难黎皓煊。

       “看你可怜兮兮的,但你给我老实点。”

       “一定。”熊贝儿吸了吸鼻子,浑身跟漏风一样凉飕飕的,悄悄的朝黎皓煊靠了过去,“皓煊,我觉得我好像在发烧。”

       熊贝儿刚说完,就看到黎皓煊狠狠瞪了她一眼,立马委屈地憋着嘴,她说的是真的。

       “你睡那间,”黎皓煊朝她指了指,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立马改了口,“你还是睡我房间吧。”

       怎么回事?她没听错吧,黎皓煊竟然把自己的房间给她睡?熊贝儿一脸的不可思议。

       看她阴阳怪气的脸,黎皓煊不由皱了皱眉,“怎么?难道你想睡沙发?”给别的女人睡自己的床他可是有千万个不乐意,但他更不想让其他女人睡郁凌的房间。

       额,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称之为郁凌的房间了?

       黎皓煊揉着太阳穴走进了郁凌的房间,心情总算好了点。

       被子上还有股淡淡的女人香,一想到郁凌曾睡过这张床,黎皓煊莫名地激动起来,回想一下最近这段时间好像每次见到郁凌他心里某处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异动。

       就在他埋头沉思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熊贝儿哭哭啼啼的声音。

       “皓煊,我的头好疼,我好像真的感冒了……”

       黎皓煊不耐烦地打开门,熊贝儿一张小脸通红,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伸手试探了一下,好像确实有点发烧,“你等着,我去给你买药。”

       “那你早点回来。”

       熊贝儿眼巴巴目送黎皓煊离开,等他一关门,立马带着一脸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到底,皓煊还是担心她的嘛。走进他刚才的那间房,熊贝儿好奇地打量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嘛,为什么不让她睡这儿,真是奇怪。

       不过她是真的有点着凉了,这床挺软的,干脆睡这儿算了。

       黎皓煊买了药回来,发现熊贝儿已经睡着了,而且竟然睡在了郁凌的床上。一股无名火猛地窜了起来,他差点没把已经睡着的人提起来。

       明明说感冒了,第二天却一样生龙活虎,黎皓煊暗自头疼,自己竟然又上了熊贝儿的当。

       “皓煊,你最近有什么片约没有啊?我休息了这么久,腿也好了,我们一起开工吧?”熊贝儿再次发挥了牛皮糖精神,紧紧跟着黎皓煊。

       “大白天出门,你不怕你爸抓你回去?”

       “什么叫大白天出门,我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女鬼,反正我不管,你去哪儿我去哪儿,对了,我刚问了艾达,你最近在跟张导合作新戏啊?”

       明知故问,黎皓煊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我刚好也跟张导联系了,她让我做女一号。”

       “等等,”黎皓煊猛踩一脚刹车,转头望向熊贝儿,“你是女一号?”

       “是啊。”

       “可她之前跟我说是……”

       “嗯?”

       “算了,没事。”还是不要把郁凌牵扯进来的好,幸好她没有答应。

       “吞吞吐吐的不会是因为郁凌吧?”

       被人猜中心事的黎皓煊心里不由一紧,他还真是小觑了熊贝儿这个女人,刚回国一天,她竟然什么事都安排得妥妥当当,调查得清清楚楚。

       “皓煊,你是不是生我的气,气我抢了原本属于她的女一号?”

       “呵呵,怎么会?她毕竟是新人,哪儿比得上你。”

       “你放心,我跟张导说好了,让郁凌演女二。”

       黎皓煊冷哼一声,只怕郁凌根本不屑这女一女二。

       “她跟我说了,这部戏她不接。”

       “怎么会?皓煊,你帮我劝劝她吧,我这次是真的想跟她和好。”

       黎皓煊默默看了她一眼,这个熊贝儿,不知道又在卖什么关子,他才不会把郁凌往火坑里推呢,有她在的地方,绝不会有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