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作者:唐陌      更新:2016-05-14 21:38      字数:3228
       艾达跟阿强已经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出了门,黎皓煊走了几步才发现熊贝儿并没有跟上来,打着石膏的脚小心翼翼地踮在地面,试了好几次却就是不敢使劲走动。

       呵,这丫头,还说好了,感情骗人的呢。

       “皓煊,”熊贝儿可怜巴巴地说道,“你帮我。”说完,满心期待地伸出双手看着他。

       “好啊。”黎皓煊也伸出双手笑着走了过去。

       就在熊贝儿以为他要来个公主抱的时候,他忽然转身拉住了一个护士,“护士小姐,能麻烦你帮我拿个拐杖吗?”

       拐杖?熊贝儿不甘心地瞪着他,她要的不是拐杖好不好。再说了,她这样的大明星要是被人发现用拐杖,那不是被笑话死了。

       最可恨的是,黎皓煊让护士找了拐杖,自己一个人就径直走开了,气得熊贝儿暴跳如雷,当然,如果她还能跳得动的话。

       十五分钟后,熊贝儿一瘸一拐拄着拐杖出现在了停车场,见到黎皓煊漠不关心的在车上玩手机,心情更不好了,冲着过来扶她的艾达就发起火来,“扶什么扶,我自己可以走!”

       被莫名挨骂的艾达只能委屈地看着她。

       熊贝儿缠人的功夫不是一般,但黎皓煊也不是好惹的,她打的什么主意他会不知道,要真让她住到自己家里,肯定不知要闹出什么事来。最终,在熊贝儿的死缠烂打之下,他将车开到了墨宅。

       不是要住他家吗?这里也是啊。

       黎皓煊将人交给了刘妈之后匆匆离开,留下一个歇斯底里的熊贝儿和手足无措的黎玥。

       好你个黎皓煊,敢这样捉弄她,忍着怒气,熊贝儿朝黎玥说道,“阿姨,我要住皓煊的房间。”

       “这……”黎玥有些为难,她很清楚自家儿子是个有洁癖的人,他会同意让贝儿住他房间吗?

       从墨宅出来,黎皓煊顿时觉得心情好多了。

       掏出手机拨通了墨然的电话,他忍不住抱怨,“哥,你丢下我一个人走了,也太不厚道了吧。”

       这头墨然正在看文件,忍不住笑了出来,“贝儿对你可是势在必得的,你们也般配,我看你早点从了她得了。”

       黎皓煊皱着眉拿开电话看了一眼,确认没拨错号码,怎么哥也会开这种玩笑?不行,他可不能被熊贝儿缠着,今天还约了别人呢。

       “对了哥,昨晚是你送我回家的?”

       “嗯哼?”

       “那你看到琳达了吗?我记得我回墨宅的时候她还在我车上呢。”

       “你小子,整天泡在女人堆里,什么时候才能懂事些?”墨然放下笔,无奈地扶着额头。

       “算了,当我没问。”黎皓煊不满地挂断电话,为什么每个人都要来教训他?重新拨了电话,对方却久久没有人接听。

       大为这小子又在干什么呢,怎么连他的电话也不接,助理的活不想干了?

       无奈之下,黎皓煊只好拨通了经纪人的电话,“海哥,大为这小子到底在干什么?两三天都没看到人了,给我玩消失呢?”

       “什么?”尖锐刺耳的刹车声响起,黎皓煊不确认地又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皓煊啊,我也是今早才知道的,大为借了高利贷,早就跑路了!”

       “靠!”黎皓煊忍不住骂了一句,助理的工资还不够他花,竟然跑去借高利贷?

       “你别担心,我已经另外帮你找了一个小助理,你一会儿来公司吧……”后面的话他没再听进去,一门心思都在想大为的事儿去了。

       说起这个家伙就来气,两人毕竟也认识好多年了,这两年让他做他的助理,他倒也没有辜负他,工作得挺好。他知道他烂赌,暗中帮了他不少,还以为他结婚之后就会收敛,谁知竟然借了高利贷,是嫌命太长了?

       他可还有一个怀孕四个月的妻子呢!

       大为跑路了,他妻子小玉肯定很难过,毕竟曾是兄弟,他不能坐视不管。驱车到了大为家门口,果然,一群不三不四的人正围着杜小玉的店铺。

       女人的哭声在被砸得稀巴烂的店铺里尤为幽怨绝望。

       不由得,他想到了从前。

       那时候母亲跟他被赶出墨宅,也曾如此绝望过,那个时候,若不是大为曾收留过他,他也不会有今天。

       为首的一个大个儿丝毫不在乎小玉已经怀孕,拿着胳膊粗的棍子使劲地敲打着小玉身边的桌子,吓得她险些晕倒。

       “住手!”黎皓煊越过人群扶起了地上的小玉,“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大为欠你们多少钱,我还!”

       “嘿!”大个儿暗自讥笑了一声,还没见过这么白痴的人呢,“小子,你口气倒不小,你知道他欠我们多少吗?你还?别吃不了兜着走!”

       黎皓煊叹了口气冷冷问道,“多少?”

       大个儿笑嘻嘻伸出三根手指头。

       “三十万?”

       “哈,小伙子,你逗我呢,是三百万!”

       “三百万?!”黎皓煊皱着眉接过大个儿一沓文件。

       “别说我欺负人,这上面写得清清楚楚,看仔细了,这里是他的签字。”

       一旁的小玉听到这个数目当场瘫倒在黎皓煊怀里,这个该死的男人,到底做了什么欠了这个数目的钱。天啊,杀了她吧。

       “好,给我一个星期时间。”

       “一个星期?”大个儿兀自笑了起来,“兄弟,我看你挺面熟啊,你是不是那个大明星黎皓煊?像你这种大明星,三百万只是一个小数目吧,我只给两天时间,两天后,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他话音刚落,手下几个人便将小玉抓到了一边。

       “好!”

       话虽如此,但仅仅三天时间他要上哪儿凑这么多钱?

       或许在旁人看来,他这种红得发紫的大明星肯定很有钱,更别说他还是墨家二少爷,但一直以来,他的钱统统都交给黎玥在管,若是一下子让她拿钱出来,肯定会被家里老头子知道,到时候,又会被说交友不慎难免一顿骂,挨骂都不打紧,最重要的是依照老头子的性格,绝不会这么轻松给他钱。

       而哥肯定也不会同意他插手这件事,不行,不能跟家里说这件事。

       在外周转了一天,在朋友那里东拼西凑只借到了还不到一百万。无奈之下,他想起了一个人,或许能从她身上下手。

       当晚,因为熊贝儿的到来,墨宅上下热闹非凡,而黎皓煊也被要求必须回家,不过因为他经常将老头子的话当做耳边风,大家都已经做好了他不回来的准备,所以当他进屋那一刻,所有人都颇为意外,黎玥跟熊贝儿更是异常激动。

       大家正在吃晚饭,墨老爷跟墨然只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埋头继续吃着。眼看黎皓煊走近餐桌,方念念有些慌乱地站了起来,却发现黎玥跟熊贝儿忙着张罗碗筷跟座位,似乎没有需要她的地方,又呆呆地坐了回去。

       刚坐下来,墨然体贴地给她夹了菜。他的笑很自然,到显得她有些拘束。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方念念心里不由有些莫名紧张,偷偷看了一眼,好在并没有人注意到她这里,这才渐渐松了口气。

       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

       饭后,方念念、黎玥照顾着老头子上了二楼,墨然回到自己的书房继续办公,客厅里只剩下熊贝儿跟黎皓煊两个人。

       见时机成熟,黎皓煊有意靠了过去,“贝儿,电视有什么好看的,”说完,将削好的水果递了过去,“我们回房间吧?”

       受宠若惊的熊贝儿揉了揉耳朵,仿佛觉得自己产生幻听了。

       “我们?回房间?”熊贝儿不确定地追问了一句。

       黎皓煊帅气的脸笑意盈盈,颇有一种让人心醉的味道,若不是想起之前他对她的态度,她很有可能无法自拔的沦陷。

       “干嘛啊?”

       “给你看一样东西。”

       黎皓煊低头在她耳畔吐气,暧昧地挑着她的发丝。

       熊贝儿羞赧地低下头,心里虽然已经答应了千百遍,但淑女的矜持她还是懂的,更何况这还是在墨宅呢,“什么东西啊?”

       黎皓煊伸手牵住了她,深情款款,轻声说道,“到时候就知道了。”

       熊贝儿被他的举动跟这么暧昧的话彻底吓蒙了,皓煊出去一天,回来转性了?怎么忽然对她这么好?不对,肯定有诈。先按兵不动看他到底要干嘛。

       到了楼上房间里,黎皓煊迫不及待地关上了门,神神秘秘的样子让熊贝儿更疑惑。

       “贝儿,这个是送你的礼物。”黎皓煊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盒子,一条精美绝伦的钻石项链出现在熊贝儿面前。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有什么事儿。”熊贝儿接过项链一语道破,黎皓煊窘迫一笑,“贝儿,你借我点钱呗。”都是干脆的人,他就直奔主题了。

       “借钱?”熊贝儿疑惑地看着他,忍不住笑了出来,“皓煊,你会差钱?”

       当然不会,只是。黎皓煊咬咬牙将她拉到了床边,轻轻捏着她的肩膀,“最近有点私事急需用钱。”

       “什么事儿?”熊贝儿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转战到了自己腿上,嘿,被黎少爷伺候还真是舒服呢,“这儿,今天脖子不知道怎么这么酸呢?”

       得寸进尺的丫头。不过为了大为为了小玉,他豁出去了,黎皓煊强颜欢笑主动做起了奴仆,“就是一点私事。”

       “不好说啊?”

       “嗯。”要是告诉了熊贝儿,难保她不会告诉老头子,到时候就天下皆知了。

       “多少钱?”

       “三百万。”

       “三百万?”熊贝儿大惊,暗自揣测皓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三百万不是个小数目,借到是可以借给你,不过我有什么好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