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你先一旁候着
作者:月下舞      更新:2016-04-18 16:41      字数:3249
       “小姐,李乐回来了!”正在顾小婉发呆的时候,冷不丁小棠挑开帘子走进来轻声说道。

       顾小婉哆嗦了一下,小碗中的安神汤洒出少许,径自淋到了手指上,微微的刺痛让她回过神儿来,也顾不得这许多,只是将手中的小碗“啪”的一声撂在桌子上,颤声说道:“让他赶紧进来”

       身旁的若兰将这些看在眼里,转瞬间闪过一丝疑惑,却也只是淡淡的低着头,将怀中的帕子拿出来,为顾小婉轻轻的抹了抹手指。

       不多时,只见李乐挑开门帘走了进来,规规矩矩的打了个千儿,说道:“李乐见过小姐!”

       顾小婉蹙着眉头,微一沉吟说道:“嗯……你先一旁候着”

       “小棠,我饿了,你去厨房帮我拿些点心”顾小婉看了小棠一眼,轻声说道。

       小棠眨了眨眼眸,说道:“是!奴婢这就去!”说完,挑开门帘便走了出去。她不明白小姐为什么要支走自己,她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主子不想要她知道的事情,她就一定不能知道。

       见小棠出去了,顾小婉才对李乐说道:“事情打听的怎么样?”

       李乐赶忙上前一步,说道:“小姐,您让奴才跟着的这个人,家住南城花市大街,姓秦名朗,是个汉人……”

       “啊?真的是他!”听到这里,顾小婉猛的站了起来,真的是他秦朗!真的是他!

       “小姐,您这是……?”若兰扶了扶顾小婉的胳膊,轻轻的说道。

       顾小婉狠狠的闭了一下眼眸,再睁开……深深的吸了一口,缓缓坐下身子,说道:“我没事……你接着说!”

       李乐有意无意瞟了若兰一眼,才接着说道:“这秦朗家里原本倒也颇为殷实,只可惜此人不学无术,是个地地道道的败家子儿,前些年又迷上了赌博,输了个倾家荡产,气死了老爹老娘,今儿卖的那个小娘子正是他三年前娶的妻子”

       “还真是个败家子,你是说……他三年前就娶了妻子,就是今日卖到花满楼的那个?”顾小婉有些恍惚的问道。

       李乐毫不犹豫的回道:“是!今个儿买到花满楼的那个女子,确实是他三年前明媒正娶的妻子!”

       嗯?三年前?她穿到清朝来才半年而已,渣男秦朗和煤二代即使是跟着她穿越而来,也应该是半年以来的事儿,这时间对不上啊?

       “这秦朗一直如此败家,还是近年来转了性子?”顾小婉开口问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万一这秦朗也是魂穿,还同她一般穿到了一个长相相同的人身上……

       “据奴才打探,这秦朗一直如此,只是近年来更加变本加厉,赌得愈发狠了”李乐低头答道。

       “哦……一直如此,那还好,还好!”顾小婉喃喃说道,若是一直没什么变化,那就是长相相同,名字相同罢了,不过……这事儿却是忒巧合了些。

       心里揣着这事儿,总是惴惴不安,顾小婉狠了狠心,说道:“明儿个一早,你领我到他的住处看看,我想要见见这个秦朗”

       这事儿一天不搞清楚弄明白,她顾小婉就一天不能安心!这人,必须要再见一次!

       李乐怔了怔,轻轻抬头说道:“小姐,那人不过是个混混地痞,下三滥的货色,您……”

       “小姐说见便见,你下去准备着就是!”一直没有吭声的若兰,突然开口说道。

       李乐忙低下头来,说道:“是、是奴才遵命!”

       待李乐退出房门,顾小婉才转过头来,对若兰说道:“明儿个忙我准备一身男装,一早就出门,早去早回!”

       若兰轻声说道:“是,小姐!”

       夜半时分,一男一女在后花园的阴影处轻轻的说着话,月光惨白的转了转,终于还是照在了他们的身上。

       “小姐为什么要去见这个秦朗?”说话的正是李乐。

       “小姐说什么,照办就是……你别忘了,她是咱们的主子!”另一个说话的女子,正是若兰。

       “你准备妥当就是,莫要多话!”若兰的语气透着一丝严厉。

       “是,姐姐,我知道了,主子知道了会不会……”李乐颤了颤身子,犹豫着说道。

       若兰狠狠的瞪了李乐一眼,左右看了看四周,接着说道:“提这个作甚!我自会去说,你赶紧回去!”

       李乐默默无语,只是自阴影中探出半个脑袋,警惕的看了看周围,才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向着自己住的院子处急匆匆的去了。

       半晌之后,若兰才缓缓的走了出来,此时月光皎洁,照在她有些发白的脸庞上,透着一丝寒意,那亮闪闪的眼眸转了转,一扭身子,拣着阴影浓重的地方,匆匆走着,那身影不过是一闪而没,了无痕迹。

       竖日一早,顾小婉早早起来,匆匆穿上男装,还是只叫了若兰跟着,吩咐小棠留在院子里看着,侧门哪里李乐早已备好了马车。

       不到一个时辰,马车一停,只听李乐在外轻轻说道:“小姐,到了,就是这里!”

       若兰率先挑开马车的帘子利落的跳了下来,顾小婉此时也钻出了马车,只觉得一股臭味窜入鼻子,抬眼望去,一片低矮的平房映入眼帘,地上到处都是垃圾,夹杂着混着泥土的污水,肆意横流。空气中弥漫着阵阵腥臭。

       顾小婉抽了抽鼻子,伸脚踩在一块还算是干净的地上,李乐开口说道:“小姐,里面的路太窄,马车过不去,您委屈点儿,秦朗的住处就在那边儿第三间”

       顾小婉点了点头,向着李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一个破败的小木门,两侧隐约贴着红色的对联,似乎还有些昔日的喜气,只不过现在却早已斑驳不堪。

       伸手扶着若兰,深一脚浅一脚的跟在李乐的身后,终于来到了这紧闭的木门之前,顾小婉深吸了一口气,向李乐使了个眼色,李乐会意,走上前去,“啪啪啪”拍了拍门板。

       过了半晌,一个男子慵懒的声音穿了出来:“敲什么敲,大周早的,赶着投胎啊!!!”随即,破败的门板“吱呀”一声敞了开来。

       顾小婉的身子,随着这打开的木门明显的颤了颤,却还是僵硬的挺了挺后背,眼眸睁得大大的,看着自门后露出的那张曾经无比熟悉的脸庞。

       青色的胡茬胡乱的长在原本俊俏的脸上,双眼上裹着乌黑的眼袋,本就白皙的脸庞上,如今看着可算是白里透着青,阴郁一片。更有几根儿碎发飘在耳畔,整个儿人看起来颓废不堪。

       顾小婉冷冷的看着秦朗,并没有说话,秦朗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盯着面前敲门的李乐,不耐烦的说道:“你谁啊,大早上,作死呢!”

       李乐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大声说道:“你就是秦朗?”

       “我就是,咋的?你该不会是来追债的吧?告诉你,大爷我可没钱!”秦朗说着,就要关门,李乐眼疾手快,伸手将他轻轻一推。

       秦朗“噔噔噔”的退后几步,一个趔趄差点坐到在地,李乐一马当先跨进小院儿,顾小婉紧随其后,若兰最后一个走进来,伸手就木门关了个结结实实。

       “你、你们要干嘛!要钱没有,要命……来、拿走便是!”秦朗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拧着脖子大声说道,只是这声音却有些发颤。

       “我们主子想见见你,老实给我待着!”李乐盯着秦朗,缓缓的说道。

       顾小婉走上几步,来到秦朗的身前,盯着他的眼眸,轻轻的说道:“你就是秦朗?”

       秦朗瞥了顾小婉一眼,甩了甩头,说道:“怎么,我就是!你就是他的主子”斜眼儿望去,眼前的家伙,不过是个瘦弱的小子,看起来倒不像是要债的!

       “你还记得严小欣吗?”顾小婉冷冷的说道。

       秦朗歪着脑袋,想了片刻,摇头说道:“严小欣?谁啊……不认识!”

       顾小婉逼上一步,接口说道:“真的不认识!!”

       “我说你有病是咋的?严小欣又不是花楼里的姑娘,我认识她是谁啊!”秦朗眨了眨眼眸,说道。

       顾小婉此时却弯了弯嘴角儿,冷冷笑道:“不认识就好!你……欠别人银子吗?”

       秦朗一怔,说道:“我欠人银子,和你有什么关系,赶紧给大爷滚出去,这儿好歹是大爷我的地界儿!”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儿!”李乐蹙着眉头逼上一步,说道。

       顾小婉却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我借给你银子,说个数儿,想借多少?”

       秦朗古怪的看了看站在眼前的顾小婉,心想这人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大早上起来的跑到他家里借钱给他,莫不是老天爷拿他开心?

       “你真的要借给我银子?”秦朗小心翼翼的问道

       “趁我还没改变主意,说吧,你要借多少?”顾小婉冷哼一声,说道。

       “五百两!”秦朗张开手掌,伸出五根手指在顾小婉眼前一晃,大声说道。看来这小哥儿真是有毛病,若是趁着这机会捞一把也不错啊!

       “一言为定,就五百两!不过……我借银子有个规矩,你若是依了,便借给你!”顾小婉说道。

       秦朗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儿,哪儿管什么规矩不规矩的,只要有银子就行,开口问道:“什么规矩我都依你便是!”

       顾小婉抿了抿嘴角儿,说道:“一日三分利息,十日之后连本带利归还,若是到时候还不上……那就把你自己卖了给我为奴!”

       “一言为定!”秦朗想也不想,开口应道!如今他早已是山穷水尽,想不到今日碰到送上门来的银子,哪儿有不要的道理?还指望着拿这五百两银子到赌场中翻本儿呢!这真真就是天赐良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