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前世仇人再相遇!
作者:月下舞      更新:2016-04-18 16:41      字数:3165
       待顾海峰出了院子,顾小婉走进房间,坐在凳子上,眼眸转了转,说道:“若兰,你看大哥突然给我送了个小厮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若兰微微一笑,说道:“大约是看小姐近日出府出的勤了些,身边有个小厮,毕竟方便些!”

       顾小婉噗嗤一乐,说道:“我想着也是,以后出门带着就是,也省得大哥啰嗦!“

       站在一旁的小棠却好似若有所思,轻轻瞥了正在为顾小婉倒茶的若兰一眼,却并未开口……

       此时正是天凉好个秋的季节,黄橙橙的叶子终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依偎了多时的树枝,打着卷,飘啊飘的,不情不愿的落在土地上,终于还是落叶归根,虽不情愿,可也只能挨过即将到来的寒冬,才能脆嫩的重新出现在枝头,迎接着春日的到来。

       正所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前世因,今生果……皆是循环往复,生生不息!顾小婉原本对这些个东西极为唾弃,人死不过两个下场,莫不过就是黄土一撮,要不就是骨灰一坛,人人如此,终究逃不过这其中一个。

       可是,当她在八大胡同对面的豆腐脑摊子前,喝了两碗豆腐脑……至于为什么来这热闹非凡的八大胡同?皆是因为据李乐这小厮探听,这个摊子的豆腐脑堪称京城独一份儿!

       豆腐香滑,豆香味十足!这卤汁调的尤为好吃,透亮的酱色,搭配上香喷喷的牛肉末,再配上木耳,真乃是恰到好处!

       两碗豆腐脑下肚,就着芝麻火烧,顾小婉吃的是眉开眼笑,一边吃,一边对坐在身旁的李乐说道:“想不到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能找到这么好吃的地界儿,实属不易!”

       若兰微微一笑,说道:“小姐,您要是再夸他,他可就找不着北了!”

       李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小姐,奴才我也就这么点儿本事罢了!”

       刚说到这里,就听对面妓院门口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一个女子大声的哭叫着,好不凄惨……

       顾小婉想着吃也吃饱了,喝也喝足了,本着一颗吃饱喝足看热闹的心,招呼着若兰李乐,一同挤进人群,打算看看热闹,就当做是来个饭后运动。

       若兰和李乐挡在顾小婉的前面,费力的分开看热闹的人群,顾小婉伸头一看,一个身着紫色破旧衣衫的女子,正趴在地上大声哭喊着。

       那两只纤细的小手正紧紧的抱住一个男子的大腿,嘶哑着声音说道:“相公,你、你不能把我卖到这种地方啊,相公!我死也不去!!”

       那男子使劲儿摔着腿,见那女子不放手,索性蹲下身子,将她的手指一根根的用力掰开,大力的将女子狠狠的推在地上,说道:“你个贱人,给我乖乖的进去,不然看我打断你的腿!”

       说完,还扬了扬头,甩了甩垂在身后的辫子……顾小婉刹那间瞪大了双眼,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他、他、他活脱脱就是梳着辫子头的秦朗!!!

       贱男秦朗怎么会在这里?他难不成也穿越了……眸子再看看地上趴着的女子,满脸的泪痕,正被妓院的龟奴架着双手,转过身来。

       煤,煤二代……?不会吧!顾小婉只觉得眼前一黑,她穿来清朝,这两人莫不是也跟着她屁股后面穿来了不成?

       头顶的太阳此刻正肆无忌惮的照耀着大地,顾小婉只觉得脑袋一阵阵发晕,心里更是“突突突”的狂跳个不停,使劲儿揉了揉发黑的眼眸,抹了一把挂在额头上的虚汗,她要看清楚,一定要看清楚,这两人,到底是谁!

       善解人意的老鸨此刻总算是扭着水桶腰,甩着亮眼的玫红色手帕呼哧呼哧的走到那女子的跟前,伸出猪蹄儿一样的肥手,抬起女子的下巴,弯着一双小眼儿细细看了几眼,嘴巴里面轻轻的“哼”了一声。

       那男子看到老鸨,却好似是换了一副嘴脸,嘻嘻哈哈的凑上前来,哈着腰低着头,说道:“花大姨,这人我是一根儿头发都不少的给您送来了,这银子……”说完,猥琐的笑了笑,冲着那老鸨搓了搓手指

       那老鸨鄙视的翻了个白眼儿,自袖口儿里掏出一张银票,迎着风抖了抖,说道:“一百两白银,少不了你的!”

       那男子直愣愣的看着老鸨手中的银票,伸手就要去抓,老鸨却将手一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哎……我说秦大爷,卖身契呢?”

       男子尴尬的笑了笑,缩回手掌自怀中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扎,看也不看便塞到老鸨的手中,说道:“是、是、你看我,怎么就给忘了呢!”

       老鸨展开纸扎,从头到尾细细的看了一遍,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将手中的银票递到男子的手中,冷声说道:“人银两讫。互不拖欠!”

       说完看不也不看男子一眼,径自走到那女子的身前,瞪着眼睛狠狠的说道:“现如今你也看到了,是你相公将你卖进我花满楼,小娘子……你就认命吧!”

       那女子此刻傻傻愣愣的盯着地面,不哭不闹,不声不响,脸上的泪痕也好像被风儿彻底吹干,除了有些通红的眼眸在诉说着她此刻的悲伤,其余竟似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老鸨不耐烦的向两个龟奴使了个眼色,龟奴会意,拖着那女子就往身后花满楼的大门口走去……

       男子收了银票,小心翼翼的踹进怀里,对那女子看也不看一眼,转身向着顾小婉的方向走了过来!

       顾小婉攥紧了拳头,瞪大眼眸狠狠的看着走过来的秦朗。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为什么这个渣男秦朗会将“煤二代”卖到妓院,这会子瞅着也不像是演戏啊……

       这个当口儿,也不容得顾小婉多想,秦朗这个渣男转眼便来到了她的眼前头,只觉得前面阴影一片,秦朗擦过顾小婉的肩头,看也没看她一眼,便匆匆分开人群走了出去!

       心头一松,顾小婉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秦朗没认出她来……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回过头来,望着秦朗离去的背影,顾小婉微一沉吟。

       伸手招呼张乐过来,在他耳畔吩咐了几句,张乐眉头一折,轻轻点了点头,便跟着那秦朗的影子,闪身追了过去。

       若兰似乎感受到了顾小婉的异样,关切的说道:“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顾小婉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不过是见到了不该见到的人!”

       四周围观的人群,见没热闹可看,便渐渐的散了去,花满楼的门前只剩下顾小婉还直愣愣的站在那里,若兰四下看了看,总觉得站在这么个地方不太妥当,便轻轻说道:“小姐,咱们回府去,可好?”

       “嗯……也好!”顾小婉木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刚刚她已然派了李乐暗中跟着秦朗,顺便打探他的底细,她一定要搞清楚,他到底是不是以前的那个渣男秦朗?

       刚刚迈动步子,就听身后不远处“啪”的一声巨响,顾小婉诧异的回过身子,只见一个女子横躺在地上,满头满脸的红白一片,嘴巴里面还不住向外喷着鲜血!

       “啊!”身畔的若兰尖叫一声,赶忙捂住了双眼……顾小婉却瞪大了眼眸,嘴巴微张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煤二代……顾小婉脑袋里面一阵晕眩,那满是鲜血的脸,深深的刺进了她的心底,还有那至死也没闭上的眼眸,含着深深的怨,化不开的恨……

       “要死了,老娘一百两银子啊,养你们有什么用,连个女人都看不住!!!!”老鸨那水桶般的身子此时就像是一阵风,眨眼间便刮到了女子的身前,只一眼望过去,就知道这女人没救了!

       “给我拖到后山随便扔了,你们两个……扣三个月的月钱,老娘的一百两银子不能白花!!”老鸨啐了一口吐沫,狠狠的说道。

       望着老鸨的背影,两个龟奴摇了摇头,其中一个说道:“想不到这个小娘子倒是个烈性子……”

       另一个“呸”了一口,说道:“晦气!烈性子,她是死了死了,一了百了,可惜了我三个月的月钱!”

       说完,两人一个抬头,一个抬脚,将女子的身子缓缓的抬了离去,又有两个小丫鬟匆匆出来,不知哪里弄来的黄土将地上的血迹整整齐齐的盖住,待这一切完成之后,那刚刚逝去的生命竟被遮掩的了无痕迹!

       顾小婉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直到若兰轻轻摇了摇她的肩膀,这才回过神儿来,一个人,一条命,就这样死了,没人觉得伤心,没有人为她惋惜……

       “小姐,咱们回去吧!”若兰此时的声音也有些个发颤儿。毕竟一个女子就这样死在了她们的面前,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顾小婉又看了看刚刚龟奴离去的方向,不管这个女子是不是煤二代,她不能让她就这么死了,那个贱男渣男,不管他是不是秦朗,她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一定!

       回到府里,煤二代的脸一直晃晃悠悠的出现在顾小婉的面前,尤其是那一双眼眸,带着恨,裹着怨……

       “小姐,奴婢吩咐厨房给您熬了安神汤,您趁热喝上一碗吧!”若兰端着小碗儿,递到顾小婉的面前,轻轻说道。

       顾小婉点了点头,端起小碗儿,一股子淡淡的药气袭来,皱了皱眉头,却还是一口一口的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