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这样的人,确实留不得!
作者:月下舞      更新:2016-04-18 16:41      字数:3139
       待依兰扶着夫人进了后厅,顾小婉缓缓走到顾兰的身侧,悄声说道:“兰儿妹妹,果然好狠的心啊……”

       顾兰的脸色白了白,尴尬的一笑,说道:“姐姐……”

       顾小婉摆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头儿,淡淡的眸子望着门外,说道:“兰儿妹妹,姐姐劝你一句,在这府中,最好小心翼翼的活着,若是再无中生有,哪怕你这儿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我也有本事将它挖出来喂狗!”

       说完,白皙的指尖儿,在靠近顾兰左边胸口的位置,轻轻点了一点,讪然一笑,冷冷的看了一眼愣在当场的二夫人,擦着顾兰的肩膀,轻轻的走了过去。

       “兰儿……这?”二夫人对刚刚的那一番话听的并不真切,只是看顾兰的脸色有些不对,这才关切的问道。

       顾兰眸色一转,冷冷的看了二夫人一眼,想着顾小婉刚刚说的那一番话,心底泛起阵阵寒意,幸好……幸好那些个事儿她已然忘了个干干净净,否则凭她现在的性子,若是记起来了,那她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瞳孔犹如刺痛般狠狠缩了缩,顾兰微微侧身,对身旁的二夫人说道:“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有什么事儿,回去再说!”

       顾小婉嘴角儿挂着一丝冷笑走到花园儿,对身旁的若兰低声说道:“这事儿办得利落,我就是要顾兰知道,在这个府里,谁才是主子!”

       若兰垂首说道:“小姐等了这许久,今个儿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时间是最好的麻醉剂,做了那一出戏,想要污了我的名声,打得小棠在床上整整躺了一天,这笔帐我怎么会就这么算了?”顾小婉说道。

       “奴婢明白,小姐不过是在等一个机会,可以好好杀杀二小姐的锐气!”若兰低声说道。

       顾小婉微微点头,说道:“我让你查的事儿,查的怎么样了?”

       若兰摇了摇头,说道:“还未有头绪……”

       “不急,慢慢来!仔细吩咐院子里伺候的丫鬟嬷嬷们,各自谨言慎行,莫让别人拿住把柄,钻了空子!”顾小婉蹙着眉头,说道。

       远远的看到一抹淡绿色的身影,慢慢的朝着这边儿走了过来,顾小婉眸色一转,赶忙迎了上去,笑着说道:“原来是夕月嫂嫂,这么急匆匆的,是去哪里啊?“

       夕月也笑着快走了几步,说道:“小婉,嫂嫂听着府里面乱哄哄的,容婆婆又带着一帮子人到处搜屋,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儿,所以想着过来看看!”

       “哦……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就是我丢了点儿东西,娘亲有些生气,才吩咐容婆婆四处查查罢了”顾小婉说道。

       “丢了东西?刚我瞅着容婆婆带人压着个丫鬟,朝府外走着……便是她偷的?”夕月蹙眉问道。

       顾小婉点了点头,说道:“正是二夫人贴身的丫鬟玉翠,兰儿妹妹做主,给发送出府了!”

       夕月怔了怔,随即说道:“这样的家贼,可真是留不得!”

       “这样的人,确实留不得!”顾小婉沉着嗓子说道。

       夕月嫂嫂微微一笑,说道:“既然没事儿了,那嫂嫂就先回去了,今儿个晚上海峰有事儿不回府里,小婉若是无事,便来嫂嫂这里用饭如何?”

       顾小婉点了点头,说道:“那可是求之不得,只要嫂嫂不嫌小婉烦着你便好”

       “哪儿的话,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见!”夕月说道。

       看着顾小婉渐渐走远,夕月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对身侧的小晴说道:“看见了没有,这是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大小姐,给我记仔细,千万不要得罪她,否则的话……怕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那语气中透着严厉,眼眸中带着一丝冰冷与算计,平日里的温婉可人此时早已没了踪影,冷笑含在嘴角儿,夕月冷冷的说道:“顾小婉,想不到我平日倒是看低你了……”

       “这府里各人有各人的心思,大嫂嘛……倒是个明哲保身的主儿,和大哥夫唱妇随的,着实让人羡慕!”顾小婉边走边说道。

       若兰却好似若有所思,走了几步,突然说道:“小姐可知,夕月少夫人可是九门提督马佳大人庶出的女儿,上面似乎还有两个嫡出的姐姐呢!”

       不过轻轻的一句话,却惊得顾小婉一声的冷汗,夕月嫂嫂是庶出的女儿?却能嫁给大哥做正室,按古代重视出身的习惯还说,这其中恐怕也并不简单。

       见顾小婉沉默不语,若兰接着说道:“这两个嫡出的姐姐,一个早年嫁为人妇,一个与夕月少夫人年龄相仿,却不知是何原因竟在前年,便早早夭折了”

       “早年夭折?不会吧……”顾小婉心底“咯噔”一下子,眼前浮现的是夕月嫂嫂那温婉贤淑的摸样,那淡淡的笑,那双静静的眼眸,这只是巧合的吧?

       若兰轻声叹了口气,说道:“奴婢还听闻,夕月少夫人在娘家的时候,可是极讨马佳大人的欢心……”

       顾小婉沉了沉心思,说道:“总之今后事事小心,夕月嫂嫂那里,能少去便少去吧!”若兰不过几句话而已,却愣是在顾小婉的心里头埋下一根儿刺。

       只可惜的是,如今的这根儿刺,埋得还不深,刺得还不够痛!以至于许久之后,这小小的一根刺,却几乎让顾小婉付出血的代价。

       “兰儿,娘亲看你似乎脸色不大好……到底是怎么了?”刚踏进自己的房门,二夫人便忍不住的问道。

       顾兰挥了挥手,屏退了丫鬟,才抚了抚额头,说道:“娘亲,你好糊涂……这事儿明摆着是顾小婉那个贱人设计陷害咱们,你却一个劲儿的往里跳!”

       二夫人愣了愣,说道:“玉翠那是娘亲贴身的丫鬟,办事麻利……没少为咱们母女出力,娘亲当真是有些不忍心,就这么看着她被冤枉!”

       顾兰狠狠瞪了二夫人一眼,说道:“再怎么说,丫鬟就是丫鬟,为了个外人把自个儿搭上,值得吗?”

       “今天这个形势,玉翠那丫鬟是凭你我就能保得住的吗?为了她,娘亲你去顶撞夫人,得罪容婆婆,咱们母女二人今后的日子,还要不要在这顾府里过下去!”顾兰重重的说道。

       “娘亲……只是不愿自个儿身边的人,被白白冤枉”二夫人似乎不敢抬眼看顾兰,只是低着头,喃喃自语道。

       “娘亲,你就省省吧,冤枉!今日她顾小婉能冤枉玉翠,保不准下一次就冤枉到你我母女的头上!”顾兰冷冷的说道。

       “那……那要怎么办才好?”二夫人说的有些慌乱,也难怪,今日见识了顾小婉的手段,轻描淡写几句话,随意的几滴眼泪,若不是兰儿从中提醒,她可是差点儿将自个儿陷了进去!想来当真是心有余悸!

       “先下手为强!”顾兰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狠毒,轻声说道。

       二夫人听到这四个字,吓得浑身一哆嗦,说道:“兰儿,你、你疯了?顾小婉那个小贱人可是老爷,夫人心尖子上的人儿,你若是想动她……可不得了!“

       顾兰听二夫人说完,冷哼了一声,说道:“娘亲,你放心,我自有计较!总之……这顾府里,若是有顾小婉一日,咱们母女就不会有好日子过!”

       让顾小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第二日一大早,大哥顾海峰便火烧屁股的赶到她的门口儿,身后还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厮。

       “小婉,哥哥给你送个小厮过来,以后出府带着,也好有个照应!”顾海峰笑嘻嘻的说道。

       顾小婉倒是吃了一惊,打量着这个身着灰色长褂的小厮,微微一笑说道:“哥,既然是小厮,你就留着用吧,我这里有小棠若兰伺候足矣!”

       顾海峰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小棠若兰是丫鬟,你若是出门去,身旁还是有个小厮方便些!”

       “李全用,过来见过大小姐”顾海峰回头向着那小厮打了个眼色,说道。

       那小厮刚忙上前打了个千儿,低着头说道:“奴才见过大小姐!”

       听着声音有些细弱,顾小婉说道:“你抬起头来,让我瞅瞅!”

       李全用听闻此言,方才缓缓的抬起头来……好漂亮的男孩子,唇红齿白,高挑的眉毛,大大的眼睛,乌黑的瞳仁闪着清亮的光,白白净净,看着让人心生喜欢。

       “你叫……李全用?”顾小婉看了看他,说道。

       “是,奴才叫刘全用!”李全用恭恭敬敬的答道。

       “啧啧,长得挺好的,就是名字真是难听,要不……我给你改个名字,就叫……叫李乐好不好?”

       “奴才李乐,多谢大小姐赐名!”李乐忙弯腰,说道。

       “嗯嗯,果然是个机灵的奴才,既然是大哥送过来的,那就留下吧!”顾小婉笑着说道。李乐这小厮,确实招人稀罕。

       顾海峰听顾小婉如此一说,似乎松了口气,眼眸闪了闪,说道:“既然如此,李乐,你可要好好伺候小姐,知道吗?”

       李乐微微低头,说道:“是,大少爷!”眼眸却有意无意的扫了扫站在顾小婉身旁的若兰一眼,只是那短短一瞬,却被小棠看个正着。

       “以后出府自己可也得小心谨慎些,莫要惹是生非!”顾海峰淡淡的说道。

       顾小婉笑着说道:“知道了,大哥!小婉自会当心些,大哥放心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