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今天是个好日子
作者:月下舞      更新:2016-04-18 16:41      字数:3119
       “若兰,我交待给你的事儿办的怎么样了?”顾小婉夹了一块酱肘子放进嘴巴里细细嚼着,说道。

       “回小姐的话,奴婢已经办妥当了,看起来……今儿个便是个好日子!”若兰在站在一旁,轻轻说道。

       顾小婉眼眸眨了眨,开心的说道:“对啦,今个儿就是个好日子!”

       “娘亲!小婉的耳坠子,还有大嫂送的帕子都丢了!咱们府里,什么时候出了家贼?”顾小婉委屈的扯了扯夫人的衣角,说道。

       夫人皱着眉头,伸手拍着顾小婉的小手说道:“婉儿莫要着急,娘亲自会给你做主,咱们顾府上,可容不得有贼!”

       “容婆婆!你即刻给我带着人,各个院子里的丫鬟嬷嬷的房间都要搜上一搜,偷东西偷到主子头上来了!那还得了!”

       容婆婆赶忙走到近前,说道:“是,老奴这就去办!”

       顾小婉可劲儿挤出两滴眼泪,假装抽泣着说道:“娘亲,定然是看女儿好欺负……那可是女儿最喜欢的耳坠子呢!帕子也是夕月嫂嫂特地绣给婉儿的,这都敢偷了去,呜呜呜……”

       此时夫人的脸色已然铁青,狠狠的说道:“婉儿莫要伤心,娘亲今日定能将这大胆的家贼给揪出来,重重责罚!”

       顾小婉低着头,嘴角儿微微一翘,当然得揪出来……要不她这一番功夫,不是都白费了吗?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容婆婆便一脸严肃,斗志高昂的压着一个小丫鬟走了进来,自怀中掏出一方细细折好的帕子,轻轻的展开,露出一对儿羊脂白玉的耳坠子。

       “小姐请细细看看,这是不是您丢的东西?”容婆婆弯着腰,将双手摊开,说道。

       顾小婉战战兢兢的走上前去,假装惊讶的说道:“哎呀!就是这个!”说着拿起那帕子,和里面包裹的耳坠子,递到夫人面前。

       夫人扫了一眼,冷冷的说道:“从谁哪儿里搜出来的?”

       “回夫人的话,是从玉翠这个小贱人的房间中搜出来的!”容婆婆眼眸一闪,大声说道。

       “夫人!玉翠冤枉……这东西真的不是玉翠拿的,玉翠冤枉啊!”玉翠跪在地上“砰砰”的磕着头,大声哭喊道。

       “夫人!这……这是怎么了?”急匆匆走进门的正是二夫人同顾兰,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玉翠,颤声说道。

       夫人冷冷一笑,说道:“婉儿妹妹来的正好,玉翠这个小贱人,竟敢偷婉儿的东西,她可是你院子里的丫头,你看该如何处置啊!”

       二夫人倒吸一口冷气,狠狠的瞪了玉翠一眼,说道:“哦……竟有此事,不知玉翠偷了什么东西?”

       “婉儿的耳坠子,还有一方帕子!”夫人头也不抬的喝了口茶水,缓缓的说道。

       “回夫人,玉翠虽是个丫鬟,可断断不会为了对儿耳坠子犯下如此大错,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二夫人,这耳坠子和帕子,可是刚刚老奴亲自从玉翠这个贱人房间里搜出来的,物证在此,能有什么误会?”容婆婆上前一步,说道。

       二夫人冷冷的看一眼容婆婆,说道:“主子说话,要你个奴才多嘴!”

       容婆婆脸上变了变颜色,张了张嘴嘴巴,身子微微一颤,却还是最终低下头,一言未发!顾兰眸色却是一变,娘亲这句话说的委实重了些!

       容婆婆是夫人陪嫁过来的嬷嬷,是这顾府里的老嬷嬷了,极受夫人的重用,又掌管着这府里大小琐事,别说是丫鬟小厮,便是她自己个儿,平时也要敬她三分,娘亲今日莫不是气糊涂了,竟当着夫人的面儿,说了如此重话?

       “啪!”的一声,蓝边儿盖碗被夫人摔在桌子上,茶水泼得到处都是。

       “说的好!既是奴婢就要懂得奴婢的本份!光天化日的偷到主子头上,如今人赃俱获,还能有什么误会不成!”大夫人厉声说道,眼眸不看跪在地上的玉翠,却是直直的盯在二夫人的脸上。

       “娘亲莫要气坏了身子,且听听二夫人如何说法……也许真有内情,也说不定呢!”顾小婉孝顺的帮夫人顺了顺胸口,轻声说道。

       既然二夫人不服,那就要给她一个辩解的机会不是……要说什么尽量说,只怕是越说越错,越错越说!

       感受到一道来自顾兰哪里射来的冷冷眸光,顾小婉挑衅看了回去,自个儿的娘亲,自个儿的心腹丫鬟可要费心看好了,否则的话……莫怪她不客气!

       “二夫人救我,玉翠真的没做过,这东西不是奴婢拿的啊……玉翠冤枉!”玉翠爬了几步,重重的拽着二夫人的裙角儿,连哭带喊的说道。

       玉翠一向是她最得力的丫鬟,平日里的赏赐也不少了,今天这档子事儿,必然不可能是她做的,咬了咬牙,二夫人抬眸说道:“许是别人拿了,栽赃嫁祸给玉翠……”

       “二夫人,听你的意思,莫不是怀疑我……又或者是我身边儿的人,拿了这东西,特意去栽赃嫁祸给玉翠的?”顾小婉走上前来,盯着二夫人的眼眸,冷冷的说道。

       “娘亲……明明是婉儿丢了东西,二夫人却如此说,这、这……”顾小婉转过头来,红着眼圈儿,咬着唇瓣儿,已然是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儿,。

       此时一个小丫鬟偷偷将一张信札塞进容婆婆的手中,并附耳说些什么,容婆婆微微点头,走上几步,说道:“老奴在玉翠的房中搜出一封家书,怕是与此事有莫大的关联,请夫人过目!”

       说着,将手中的信札,稳稳的递到夫人的手中。

       夫人展开信札,眸光一扫,冷冷的“哼”了一声,随手将信札扔在玉翠的面前,说道:“玉翠,这可是你乡下哥哥的来信?”

       玉翠抖了抖身子,哆哆嗦嗦的看了一眼那躺在地上的信札,说道:“正是哥哥的来信……”

       “那就是了,你哥哥信中说不日要娶妻子,却苦无聘礼,让你帮忙想办法,是不是?”夫人问道。

       “是……可、可、奴婢原本是打算向二夫人预支些月钱的……”小翠结结巴巴的说道。

       大夫人伸手“砰”的一拍桌子,厉声说道:“一派胡言!!!明明是你无计可施之下,铤而走险,偷了大小姐的耳坠子和帕子,准备换银子寄给家中兄长!!!还不承认!”

       玉翠浑身一哆嗦,抬起满是泪水的眼眸,说道:“不是的,不是……奴婢没有偷、小姐的东西,真的没有,夫人明察,奴婢真的是冤枉的!!”

       “婉儿妹妹,你可要细细想想……玉翠这贱人提过要预支月钱吗?”夫人冷冷的盯着二夫人的眼眸,缓缓说道。

       二夫人张了张嘴巴,刚要开口,冷不防的顾兰站了起来,说道:“回夫人的话,这几日娘亲的身子不大好,一直在房中休息,玉翠要预支月钱的事,并无听她提过”

       二夫人神色一滞,看了看顾兰,又看了看趴跪在地上的玉翠儿,神色变了变,终于垂首说道:“兰儿说的是,此事确实未听玉翠提过”

       “二夫人……你不能如此对玉翠啊,奴婢、奴婢明明……”玉翠趴在地上,诧异的看着二夫人,说道。

       “住口!你个贱蹄子,平日里我和娘亲待你不薄,今日竟干出如此丢人现眼的事儿来!”顾兰指着玉翠的鼻子说道。

       “二小姐……你,竟如此对奴婢?”玉翠此时已然傻了眼,她万万没想到,平日里她尽心尽力伺候的二夫人和二小姐,如今对她却是翻脸无情,弃之如履。

       顾小婉冷冷一笑,面上的神色却是柔柔的,走了两步说道:“兰儿妹妹,想必这玉翠也是没了办法,才铤而走险,既然现在东西已然找回来了,依我看……此事便算了吧!”

       话音刚落,顾兰却摇了摇头,说道:“兰儿知道姐姐心善,可这偷窃之风不可长,若今日不好好处置玉翠,难保明日他人效仿!”

       夫人点了点头,说道:“兰儿说的极是……依你看,这玉翠该如何处置?”

       玉翠猛的抬头望着顾兰,大大泪珠儿滚落脸颊,此时此刻她的命就攥在这位二小姐的手中……

       顾兰垂下眼眸,淡淡的说了一句:“让容婆婆发送出府便是!”

       这一句话,再旁人听来云淡风轻,再玉翠听来无疑是晴天霹雳,发送出府?那便是随意卖给人做妾……

       “不要啊,二小姐,看在奴婢服侍你和二夫人尽心尽力的份儿上,您就开开恩吧,奴婢愿做牛做马的报答二小姐……二小姐!!”玉翠死命的拉着顾兰的裙角儿,哭着恳求着。

       顾小婉蹙着眉头,想不到这顾兰如此狠心,对于玉翠竟是毫不留情……如此一来,对这玉翠的惩罚,是否太重了些?

       “既然是伺候兰儿的丫鬟,便由着你做主便是……容婆婆,拿了玉翠的卖身契,发送了出府!”夫人冷冷的说道。

       容婆婆打了个眼色,两个膀大腰圆的嬷嬷,狠狠的掰开玉翠抓着顾兰裙角儿的小手,一左一右的就她架着拖了出去。

       那凄厉的哭喊声远远的传来,二夫人的脸色白了白,顾兰却是神色不变,只听夫人说道:“行了……事儿也了了,我也乏了,都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