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打抱不平
作者:月下舞      更新:2016-04-18 16:41      字数:3176
       命运这个东西,说起来算是人生之中最大的一个变数,有时候疯癫起来,由不得你不相信!只不过命运来到你跟前的时候,不论好坏,其实你都无法直视,可能许久以后,大抵上你才会感慨一声:时也命也……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十三爷盯着桌上横七竖八的酒壶,又看了看顾小婉有些红扑扑的小脸儿,笑着说道:“想不到你还挺能喝的!”

       顾小婉此时脑袋微微有些个发晕,笑着伸出五根儿手指头在十三爷面前一晃,说道:“这算什么……小二呢,再来五壶!”

       十三爷连忙按住顾小婉的小手,说道:“得了,得了……今儿个就先喝到这里,天色也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去!”

       顾小婉不满的撇撇嘴巴,好久没这么开心了……自从来了这狗屁清朝,在顾府里活的处处小心,压抑的不成样子,还得时时刻刻经受住风离墨,十三爷的刺激!

       好不容易跑了出来,骑了马,喝了酒,怎是一个爽字了得!顾小婉嘿嘿一笑,说道:“行!那十三爷可得答应我,以后咱们还要出来骑马喝酒!”

       望着顾小婉有些迷离的双眸,十三爷哈哈一笑,说道:“那是自然,好不容易找到你这么一个酒友,喝的痛快,下次继续!”

       顾小婉听到这话儿,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十三爷的肩膀,喃喃自语道:“这才够朋友!”

       朋友?她竟然当他是朋友?一个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要与当朝皇子交朋友?当真是闻所未闻,朋友……这对身为皇子的他来说,求之不得!

       他从来没有一个朋友,从来没有!有的只是父子君臣,唯一谈得来的四哥,他尊敬他,感激他,敬佩他,但是他只是他的哥哥,不是朋友。

       如今……未曾想到,第一个将他当做朋友的,竟然会是个女子,顾小婉……这样的女子,于他而言,当真算是绝无仅有了。

       “对,我们是朋友!”十三爷轻声说道,手掌不由自主的抚上顾小婉的小手儿,就在刚刚触及那温热的手掌边缘,一阵儿嘈杂的叫喊声,自楼下传来。

       顾小婉竖着耳朵听了听,酒精刺激着她那颗强大的好奇心,站起身来打开房门,朝下张望了片刻,突然转头看着十三爷认真的说道:“十三爷,咱们打抱不平去,可好?”

       十三爷皱了皱眉头,也站起身来来到顾小婉的身侧,探出头来,望向楼下……

       一身水粉儿色的小丫头被三个男子围在正中,地上还躺着个老者,不断伸手拉着其中一个男子的裤脚,他的身旁,一支二胡被摔得支离破碎。

       顾小婉面色一冷,这明显纨绔子弟再调戏良家妇女!!想不到天子脚下,竟然有人如此嚣张跋扈!

       酒气上涌,顾小婉顾不得十三爷,拔腿下楼,分开看热闹的人群,径直走到那被围着的姑娘面前。

       “你们三个混蛋,放开人家姑娘!”顾小婉大声喊道!

       在场的人皆是一惊,无数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顾小婉,不过是个瘦弱的小姑娘而已,竟敢管这几个泼皮的闲事?

       那几个衣着华丽的泼皮微微一怔,待看到顾小婉的时候,不约而同的一阵大笑,看来为首的一个胖子,眯缝着几乎看不到的绿豆眼儿,坏笑着说道:“哥儿几个,今儿个爷们运气不错,又来了个小娘子……啧啧!”

       不大的眼珠儿子,滴流乱转,从头到脚不断的打量着顾小婉,眼眸中透着一股子让人恶心的猥琐。

       “再看,我剜了你的狗眼!”顾小婉瞪着眼眸,狠狠的说道。

       “哈哈哈哈……哥儿几个,看看,小娘子生气了,那个小嘴儿啊,真是销魂!”胖子不知死活的淫笑着。

       其他二个泼皮早已放弃了被他们围在正中的姑娘,摔着膀子,龇牙咧嘴的走向顾小婉……周围看热闹的更是表现出人人自危的架势“哗啦啦”的向后散了散。

       这几个泼皮,可是京城中有名的恶少,仗着家中有权有势,在南城这个地界儿里横行无忌,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可不知已经糟蹋了多少姑娘。

       如今看着架势,这位小姑娘也是难逃魔掌啊!有些心地善良的……不自觉偏过头去,不忍再看!

       “知趣儿的,赶紧给本小姐滚出去,不然的话……定然剜了你们几个的狗眼,剁了你们的狗腿!”顾小婉嘴角紧绷,眸色中透着冷冷的寒意,说道。

       “嘿嘿,小娘子……就凭你?说话不嫌闪了舌头,还是乖乖的同爷们儿回去,保管你欲仙欲死!”

       说着,伸出一只猪蹄一般的爪子,就要往顾小婉的身子抓过来,顾小婉此时酒也醒了大半,敏捷的躲过那恶心人的爪子,刚想着伸手向那人的猪头脸打过去……

       “愣着干什么?没听到小姐说了,这几个人拖出去,打断他们的狗腿!“一个男子温润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自身后响起。

       瞬间,呼啦啦几个青色衣衫的大汉,将这几个泼皮围在当前,三下五除二,按着脑袋托着腿,拖着就走!

       每个人的嘴巴里面还塞着一块黑布,原本还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泼皮,此时却连挣扎都没有,就这么被直直的拖出来酒楼!

       顾小婉愣了愣,这是个什么情况?慢慢的回过头来……十三爷正站在她的身后,他的身边站着个身着淡绿色长衫,银色褂子的男子。

       好俊俏的男子,一双眼眸长得尤为好看,不过是淡淡的一眼,似有勾人心魄的感觉,高挺的鼻梁,微微抿着的嘴角儿,白皙的肌肤……长身而立,透着一股子淡雅的气息。

       十三爷一把扯过顾小婉,说道:“这是八哥,愣着干什么……赶紧请安!”

       啥?八哥?八阿哥……爱新觉罗·胤禩?与风离墨争天下的八爷?便是这个站在眼前,二十岁上下的男子?

       一双如水的眸子,看似澄澈,波澜不惊,却又深不可测,温润淡雅的气息,内里却敛着深深的阴狠深沉的心思。

       也是因为他的计策,十三爷被整整圈禁了十年……顾小婉想到这里,才惊觉已然出了一身的冷汗,刚刚的酒气早已散了!

       “顾小婉给八贝勒请安,贝勒爷吉祥!”恭恭敬敬的福了一福,顾小婉垂首说道。

       一瞬间的抬眸,那眼眸中有惊恐,有探究,有诧异……从未有一个女子的眼中,能透出如此复杂的情绪。

       八爷嘴角儿微微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说道:“顾小婉?可是顾大人家的小姐?”

       “是!”顾小婉头也不抬,轻声答道。

       “小女慕容雪,谢过这几位大爷,这位小姐的救命之恩!“水粉色衣衫的女子,此刻正扶着原本倒在地上的老者,盈盈一福,轻声说道。

       此时周围聚着的人,早已不知不觉的散了去……大家均是一个心思,真所谓是善恶到头终有报,这几个泼皮今日真是遇到了横主儿,活该倒霉!

       “不碍事,你……没事儿吧!”见八爷和十三爷都不置可否,并不答话,顾小婉才两步走到那女子跟前,关切的说道。

       那女子脸上还带着泪珠儿,乌黑的头发编成一条麻花辫儿,简简单单的垂在一侧,白皙的肌肤吹弹即破,一双桃花眼,乌黑的眼眸如墨,淡粉色的唇瓣儿微微张着,委委屈屈的好似梨花带雨,端的是个难得的美人坯子。

       慕容雪微微点头,偷偷抬眼看了身前的八爷一眼,小脸儿悄然红了红,说道:“这位姑娘,还有这位大爷,小女不知如何答谢大恩……”

       十三爷此时却突然说道:“八哥,我这就送顾小姐回去了!”

       八爷看了看十三爷,又看了看顾小婉,眸色淡淡的,说道:“也好”

       楼上的角落里,绯色的身影一闪而过,轻轻的似乎没留下些许痕迹,八爷却在此刻轻轻抬头,若有所思的望着那身影离去的方向。

       该散去的终归还是散了去,八爷踱着步子慢悠悠的上了楼梯,小二在前面恭恭敬敬的引着路,不一会儿便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包间里。

       “四哥,久等了……”房门一开,八爷迈步而入,开口说道。

       风离墨一身绯色长衫,正独自坐在桌边,自斟自饮,见八爷进来,抬眸一笑,说道:“八弟,我也是刚刚才到……”

       环顾四周,八爷轻轻说道:“刚刚在楼下碰到了十三弟,还有顾家的小姐,耽误了点儿功夫!”

       “哦……十三弟也过来了?那倒是巧”伸手为八爷斟上一杯酒,风离墨淡淡的说道,

       八爷眯着眼眸轻轻一笑,没再说什么,伸手端起桌上的酒盅儿,一饮而尽!

       四贝勒府

       入夜时分,风离墨有些疲惫的走进书房,随口说道:“小六子,爷今个儿吩咐的事儿,做的怎么样了?”

       “回贝勒爷的话,您今个儿的吩咐,奴才已经照办了,还有……”小六子垂首答道,又似乎有些个欲言又止。

       风离墨眸色一闪,透出一丝冰冷,说道:“有话就说!”

       “福晋派人过来好几次,问贝勒爷今晚是否过去?”小六子答道。

       微微沉吟,风离墨蹙着眉头,说道:“去回了福晋,就说爷今个儿累了,明个儿再过去!”

       “是,贝勒爷!”小六子打了个欠儿,轻轻的退了出去。

       风离墨叹了口气,负手而立,望着窗外的月色,眸色渐渐清冷,竟似比那月色还要冷上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