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一念之间
作者:月下舞      更新:2016-04-18 16:41      字数:3151
       爱与恨本来就是一对儿双胞兄弟,自打有了人类,这两种感情就如影随形,从来不曾离去!只不过……有的人是先有了爱,才生成了恨,而有些人则是先有了恨,才变成了爱!爱恨不过一念之间,问世间情为何物,真乃是毁人不倦

       顾兰白着一张小脸儿,眼前的小桌上摆着一方摊开的帕子,淡淡的青色,闪着柔柔的光泽,周围细细的滚着儿荷叶边儿,小片小片儿的荷叶精巧的绣在角落里,可见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帕子上,碎成两半儿的扳指格外显眼,顾小婉伸出手指,轻轻捏起其中一块儿,细细端详着,上好的玉料,入手冰冷,果然是物随其人……

       想到风离墨那冷厉的眼神儿,顾兰眼眸中透出一丝惧色,这个男人为何对她如此的冷,对顾小婉却能那样儿的笑,笑的温柔,笑的撩人……

       将半块儿扳指牢牢握在手掌中,手指因为用力变成了青白色,掌心传来微微的刺痛感……顾兰嘴角儿微翘,眼眸中闪过一丝阴沉,若是没有了顾小婉,你便能注意到我了吧?若是没有了顾小婉……

       她永远不会忘记,那日在凉亭中的一幕,风离墨的嫌弃,顾小婉的得意,他与她的一颦一笑,都刺痛了她的眼,也刺痛了她的心!

       “哎、哎、你们听说了吗?昨个儿十三爷特意到府上,带大小姐骑马去了?”外院儿的一些个小丫鬟低声议论着。

       “怎么没听说,两个人连丫鬟都没带,淋了雨回来的……”另一个丫鬟凑过来悄声说道。

       “前几日风离墨不是总往府里头跑吗?怎么……换成十三爷了?”说话的是一个嬷嬷。

       “你们知道什么?大小姐……那得是多招人稀罕的可人儿啊,依我看啊……咱们小姐就是当福晋的命!”一个丫鬟微微扬声说道。

       “那可不是,不像是屋里那主儿……”一个丫鬟压低声音说道。

       一阵嘀嘀咕咕之后,院外儿的丫鬟嬷嬷们才各自散去,屋里的顾兰却是一脸的惨白……

       她恨!!!恨顾小婉,她的身份,她的美丽,她的一切!!咬了咬牙,顾兰冷冷一笑,顾小婉,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要让你永远消失在这世间。

       因为没有了你,顾府,乃至于这个世间,才有她顾兰的立足之地!她绝不会苟延残喘整日里看人眼色的活一辈子!

       “阿嚏!……”顾小婉刚刚睁开眼睛,便一阵发寒,连着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

       “到底还是受凉了不是?”小沫赶紧拿来一件衣服给顾小婉披在肩上,微微皱眉说道。

       顾小婉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说道:“不妨事,不就是打两个喷嚏吗?看把你吓的!”

       小棠此刻已经拿了早膳回来,挑帘儿进屋,说道:“小姐,赶紧起来喝点儿热粥,捂捂汗才好!”

       顾小婉微微一笑,说道:“又没发烧,捂哪门子汗?不过我倒是真有点儿饿了……”

       喝了两碗粥,吃掉几个奶酥饽饽,一碟子小黄瓜之后,顾小婉擦了擦嘴巴,接过小棠递来的杯子漱了漱口,才觉得浑身舒坦。

       小棠向着小沫打了个眼色,小沫微微低头,将桌上的碗碟默默收了出去,见她走远了,小棠这才犹犹豫豫的说道:“小姐,昨日你不在府中,奴婢看到……小沫和二少爷在花园儿里面、私、私会”

       “什么?这丫头不要命了?”顾小婉沉声说道,看了小棠一眼,压低声音说道:“除了你,还有别人看到吗?”

       小棠沉吟了一阵儿,说道:“当时雨下的正大,奴婢因着放心不下小姐,才想着到大门口看看,路过花园的时候……应该没别人了!”

       顾小婉叹了口气,说道:“这个丫头,为了二哥,什么都顾不得了”

       “小姐,您和小沫好歹主仆一场,这事儿奴婢知道您为难,可还是……想求求小姐!”小棠眼圈一红,作势便要跪下。

       顾小婉身上托住小棠的手臂,轻轻说道:“这事儿,爹爹娘亲那里是说不通的,唯有从二哥身上着手,不过……”说着轻轻的摇了摇头。

       小棠急忙说道:“小姐,奴婢和小沫打小儿一起进府伺候,互相扶持着到了今天……奴婢实在是不忍心看她、看她……”说到这会儿,小棠竟是垂下泪来

       “小棠,我心里明白,你比小沫心思细,看的也远些……这事儿,我也只能去探探二哥的口风儿,从中说上几句,至于行不行……小姐我还真不敢保证!”顾小婉握着小棠的手,轻声说道。

       “小姐能答应帮忙,小棠就很感激了!其他的……那都是小沫的命!”小棠感激的说道。

       顾小婉点了点头,心中暗自一声长叹,古代的女子信命,只不过是因着无法把握自个儿的命而已,丫鬟如此,小姐又何尝不是如此……

       午后时分,顾小婉找了个借口打发小沫出府一趟,她自个儿则带着小棠,悄悄的来到二哥顾海锐住的小院儿。

       此时,顾海锐正在院子正中悠闲的喝茶,大约是个刚刚回来的模样儿,官服还没有来得及脱下来,小厮正拿着便服,立在一旁伺候着。

       “小婉,来的正好……这可是上好的雪山普洱,刚刚煮好,快尝尝,过了时辰就不是那个味道了!”顾海锐招呼着顾小婉坐下来,说道。

       说完,伸手端起茶壶,仔细的倒了一杯茶,递到顾小婉手中,说道:“小婉,快尝尝……”

       “嗯!”顾小婉端起茶杯,小心的抿了一口,果然入口绵软,回味悠长,笑了笑,放下茶杯,说道:“二哥,果然好茶!”

       看不出,这二哥平日里嘻嘻哈哈的,貌似个大大咧咧的主儿,今日一看,却也有品茶优雅的一面,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顾海锐开心的笑了笑,说道:“不瞒妹妹,这雪山普洱是穆荷小姐托人送过来的,二哥原本平日里也没有这般讲究,昨日拿出来尝了尝,却原来这般好味道!”

       顾小婉听到“穆荷儿”这个词的时候,拿着茶杯的手抖了抖,被滚烫的开水烫到了舌头尖儿,“嘶嘶”的吸着冷气,那刺痛的感觉依旧回荡在唇齿之间。

       “小棠,还愣着干嘛,给小姐倒一杯凉开水去!”顾海锐挥了挥手,说道。

       那小厮是个有眼力价儿的人,见主子挥手,便向小棠打了个眼色,瞧那个意思,是要一同进屋倒水去。

       “快去!”顾小婉点了点头,说道。

       小棠这才微微低头,跟着那小厮去了。

       “二哥……其实小婉这次来,是想帮小沫问问你,对于她你到底是个什么打算?”见这二人进屋,顾小婉才开口说道。

       顾海锐嘴角儿一弯,说道:“小沫不过是个丫鬟!”

       顾小婉一愣,不过……是个丫鬟,这算是什么意思?二哥他不是喜欢小沫的吗?

       “小婉,以前的你性子虽然沉默了些,可是……在这府里看人眼色,明哲保身的心思可是一样不少,如今……性子变了,难道连这些也一并不记得了?”顾海锐喝了一口茶水,缓缓的说道。

       顾小婉心里“扑通”一声,结结巴巴的说道:“怎么会……二哥对小沫不是也有情吗?”

       顾海锐轻轻的放下手中的茶杯,微微一笑,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眸色一闪,说道:“小婉,二哥谢谢你当初将小沫揽在身边,只不过……她只是个丫鬟,明白吗?”

       望着二哥轻轻的说出:“她只是个丫鬟”这句话,顾小婉的心里没来由的抖了抖,咽了咽口水,嘴巴里面泛起一丝苦涩。

       还是那么明朗的笑容,与之前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并不二致,可是……从那张嘴巴里说出的话,还有那淡然的神情,这是那个有些豪气,大大咧咧,为了小沫儿甘愿到关外一年的二哥吗?

       “小婉……明白了!”顾小婉说道。声音似乎有些发涩,听着就像是另一个女子说的,而不是她!

       顾海锐眨了眨眼眸,意味深长的说道:“明白就好!”

       “婚期已然定了,就在中秋佳节之前三日,是个黄道吉日,小婉马上就要添一位嫂嫂了,该高兴才是!”顾海锐微微一笑,说道。

       “小婉恭喜二哥”顾小婉站起身来,福了一福,低头说道。

       顾海锐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眼前的顾小婉,说道:“小婉,女儿家终究是要嫁人的,二哥觉得……四贝勒是个不错的人选!”

       自顾海锐的小院中出来,顾小婉的脑子里面只有两句话,第一句:小沫只是个丫鬟,第二句:二哥觉得,四贝勒是个不错的人选!

       沉默不语的一路行来,顾小婉突然停下步子,对身旁的小棠说道:“明日去禀了娘亲,就说我想要个近身服侍的丫鬟,至于小沫……打发去外院儿吧!”

       小棠怔了怔,嘴巴张了张,眼眸微红,想要说的话,却终究没有说出口,片刻之后,欠了欠身子,说道:“是,奴婢遵命!”

       这些个日子,大家似乎都很忙……府里忙着办喜事儿,而风离墨,十三爷自那次骑马淋雨事件之后也再没有登门。

       要说这近日里最闲在的,莫过于顾小婉这个大小姐了,也是……整天吃饱了遛弯,遛弯之后再吃饭,整个儿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标准米虫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