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躲不开的十三爷
作者:月下舞      更新:2016-04-18 16:41      字数:3118
       坐在有些个颠簸的马车里,顾小婉偷偷挑开窗帘,细细看着骑着高头大马,慢悠悠的走在一旁的十三爷。

       冰凿似的侧脸,紧紧蹦着的嘴唇儿,瞪得圆圆的眼珠子,外加蹙紧的眉头,谁看谁知道,这家伙在生气,而且是生了很大的气。

       可能是因着满人天生喜爱骑马的关系,郊外的马车其实并不算远,不过就是在马车上闷了一个多时辰,还是晃晃悠悠的到了。

       修长的手指捏起马车的帘子,冷冷的一双眸子照了进来,耳畔听到一句:“下车”

       顾小婉乖乖的下了马车,恭恭敬敬的走到十三爷的跟前,默然不语……她心里可是清清楚楚,骑马是假,兴师问罪倒是真的。

       如今整个儿人落在这个家伙的手里,认罪态度若是良好,弄不好还是能从轻发落的……

       “顾小婉,又或者爷应该叫你严小欣?”十三爷的声音依旧是冷冰冰的,却听得出一丝怒气夹杂其中。

       “名字不过是个代号而已,十三爷愿意怎么称呼小女,都可以!”顾小婉尽量放低脑袋,轻轻的说道。

       “好,好的很……今日不是约了你骑马?为何失约?”十三爷冷笑一声,说道。

       顾小婉伸出一只手指,指了指天空,状似无辜的说道:“十三爷,你不觉得今个儿天气不佳,不适宜骑马吗?”

       十三爷愣了一愣,嘴角儿一扬,瞪着眼睛,说了一句:“狡辩!!”

       “小女也不知道玉祥就是十三阿哥,话说……十三阿哥的名讳应该是胤祥吧!”顾小婉开口说道。

       凭啥他就可以隐藏身份,轮到自己儿这就不行了呢!难不成只有皇子才能说谎,她一个小女子就不行?

       “牙尖嘴利……”十三爷“哼了”一声说道。

       顾小婉微微一笑,这语气明显是软了很多嘛,看来这个十三爷还算是好说话,想到这里,话锋一转,说道:“不是说要教我骑马吗?马呢……”

       环顾四周,木头栅栏围着的一大片草地,倒是郁郁葱葱长势喜人,只是……光见着草了,马儿可是一匹没见到啊?

       十三爷终于“扑哧”一笑,说道:“你不是没打算骑马吗?”

       顾小婉认真的说道:“为什么不骑?我可是坐了一个多时辰的马车,一路颠着过来的,不骑!那我不是亏大发了?”

       十三爷哈哈一笑,戏谑的眨了眨眼睛,说道:“给爷道个歉,认个错,就教你骑!”

       “十三爷,小女在这儿给您赔不是了!”顾小婉立马福了一福,低头说道。

       十三爷压根儿就没想到,顾小婉的这的错儿,会认的那么痛快,身子明显僵了僵,顾小婉的想法却是,认错就认错,反正也少不了一块儿肉,还有马可以骑,何乐而不为呢?

       一个是想装装酷,可劲儿为难,一个是想反正也来了,自然是要骑马!就这样,想法完全不搭边儿的两个人,竟是这样愣在当场,不知该如何是好。

       善解人意的老天爷,终于长叹一声,打算帮个小忙儿,解救一下这对儿傻了吧唧的男女,“啪啪”有些个冰冷的雨滴,在这个时候,竟是洋洋洒洒的如细线般垂了下来!

       顾府前厅之中

       风离墨望了望自空中飘落的雨滴,负手而立,耳畔传来的是顾海峰的声音:“名册上的人,奴才已然派人查了七七八八,俱都是忠于大周的汉人臣子,委实没有天敌会的乱党。”

       “只是……这事儿牵扯的人数众多,又和天地会沾边儿,风离墨也知道万岁爷的忌讳,要不然……”

       话刚说到一半儿,之间风离墨摆了摆手,说道:“这些个人,暂时不要惊动,暗地里再给爷查仔细,哪怕是与天地会有半点儿关系的,都不要放过!”

       “是,奴才明白!”顾海峰恭敬的说道。

       “如此,我便回了!”风离墨微微点头,说道。

       顾海峰闻言一怔,说道:“风离墨,此时这雨怕是会越下越大,不如等奴才备了马车,送风离墨回府!”

       “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即可”风离墨音色有些沉,说道。

       郊外马场

       “看吧!我说什么来着,今日不适合骑马!!”顾小婉瞪了十三爷一眼,抖了抖头发上的雨水说道。

       幸好还有个马车可以避雨,要不然这一大片草地,连个棚子都没有,不浇成个落汤鸡才怪呢!

       十三爷别别扭扭的挤在那小小的马车上,腿脚儿只能凑合弯着,微微动动身子都会磕在木板上……这个姿势真个儿是难受至极。

       “还不都是你闹的!”十三爷没好气的扭着身子,说道。

       顾小婉看着全身几乎湿透的十三爷,刚刚下雨的时候……这家伙不由分说抱起她就跑,结果她身上倒是还好,他却从头到脚淋了个遍。

       此时的他,也就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吧,若是放在现代,大概正在苦哈哈的准备考大学?他却已经立在朝堂之上谈论政事,已经开始跟着风离墨处理政务,这张俊美的脸上早已脱了稚气,眼眸中的光芒已然是不怒自威了!

       可此刻在马车中埋怨她的十三爷,却隐隐露出一丝调皮,一丝倔强,甚至是一丝少年人该有的可爱……

       十三爷看了看顾小婉,这丫头的眼眸中已然没了焦距,呆呆的也不知在想些个什么……古里古怪的!

       不过也就是她的这一份儿与众不同,早在醉云楼的上面,看到她,他就知道眼前的顾小婉不同于一般的姑娘,她是不同的,看似一汪清水,实则却让人琢磨不透。

       七夕节的晚上,她执意不愿他送她回家,他便有了一丝疑惑,果然……当小厮说出打探来的消息时,他莞尔一笑,在他眼中,身份为何,不过就是做个样子,知道她到底是谁,才是最重要的!

       一滴雨水,俏皮的自顾小婉的脸庞滑落,十三爷伸出袖子,默默替她擦去,顾小婉一愣,笑着说:“谢谢!”

       当风离墨冒着大雨,策马狂奔到马场,伸手挑开那湿湿的帘子时,看到的大约就是这样一番情形,一番足以让人误会,有些小暧昧的情形。

       托了这一场大雨的福,两个皇子,一个作女,狂风呼啸的背景之中,上演了一出喜相逢的戏码!

       坐在房中,小口小口的喝着热乎乎的姜汤,顾小婉到现在还没想出来,现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唯一残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就是风离墨满身满脸的雨水,还有那冷冷的一声:“回去吧!”

       十三爷僵直的身子,还有那狂吼着的大雨……她只知道,冒着如此大的雨,风离墨莫名其妙的到了马场,又莫名其妙的让十三爷送她回府。

       那飘落在风离墨脸上的雨水,还有他深深敛着的眸子,和那有些冰冷的嘴角儿,都让她记忆犹新。

       “小姐,姜汤要趁热喝!”小棠看顾小婉又在自顾自的发呆,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嗯嗯……”顾小婉将碗里的姜汤一饮而尽,将碗递到小棠手里,说道。也不知风离墨回府了没有,可也喝了姜汤?

       摇了摇脑袋,他一个爷们儿,用着的她担心,那么大的雨避一避不就好了,非要骑着马到马场来做什么,若是感冒了也是自作自受!

       翻身上床,躺下盖好被子,说道:“小棠,我累了,睡一会儿!”

       小棠微微一笑,说道:“好,那等晚膳的时候,奴婢再过来叫小姐!”说着慢慢退出了房门。

       看着小棠出去,顾小婉听着那“噼里啪啦”的雨声,头一歪竟是米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只是在梦中,看到的依旧是风离墨那张挂满雨水的脸,和那深深的眼眸。

       风离墨府

       “爷,这是怎么了?怎么就淋了雨?小六子,还不吩咐下人打了热水,伺候爷沐浴!”乌拉那拉氏玉宁嫡福晋匆匆说道,掏出帕子为风离墨擦着身上残留的雨水。

       “不过就是淋了点儿雨,不妨事儿!”风离墨不着痕迹的躲开玉宁伸过来的帕子,说道。

       “下人们也是的,也不备着马车,那么大的雨……若是淋病了可怎么得了!”玉宁喃喃说道。

       “绿竹,赶紧吩咐下去,让厨房熬了姜汤端过来”玉宁摆着手,接着说道

       “风离墨,热水已经备下了!”小六子走进房间,打了个千儿,说道。

       “知道了,下去吧!”风离墨说道。

       “不如让臣妾伺候爷沐浴……”玉宁小声低头说道。

       “不必了,你先出去,一会儿我过去用晚膳”风离墨淡淡的说道。

       “是,那臣妾告退!”玉宁沉下头,长长的睫毛抖了抖,终究欠身福了一福,轻轻的退了出去!

       风离墨走进暖阁,一桶热气腾腾的洗澡水已然备好,动手脱了裹在身上透湿的衣服,跨进木桶,热水瞬间驱走了些许的寒意,舒服的阖上双眸,沉吟了片刻,待那温热的水浸入身体里每一个细小的毛孔……

       脑子冒出来的,却是顾小婉沾着些许雨水的俏脸,还有……十三弟那有些发亮的双眸,耳听着外面的雨声似乎愈来愈大,

       十三弟,顾小婉……这两个面孔不断在眼前闪现,轻叹一声,嘴角儿微微一笑,曾几何时,他四贝勒竟然会为了一个女子伤神?

       顾小婉,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