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帕子
作者:月下舞      更新:2016-04-18 16:41      字数:3142
       抬眸,眼眸中闪过一丝厌恶,风离墨阴着俊脸,浅浅的抿了抿嘴角儿,说道:“爷一向不随便收外人的东西”

       说着将手中的帕子轻轻一挑,那方锦帕豪不停留的飘然落地,伸出手来,将那青白色的扳指顺手摘了下来,随意一抛。

       扳指划了一个小小的弧线,正巧落在顾兰的脚边儿,磕在青石板上,发出“叮“的一声脆响,好好的青玉扳指,愣是摔成了两半儿

       “爷最不喜的就是像你这般没规矩的女子!下去!“风离墨蹙着眉头,沉声说道。

       顾兰心底泛起一阵寒意,哆哆嗦嗦的弯下腰,捡起地上的锦帕,还有那摔成两半儿的扳指,眼眸中含着委屈同一丝惧意。

       “风离墨、我……我、是……”顾兰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四贝勒为什么对顾小婉那样儿的微笑,那样儿的温柔,对她却如此嫌弃?

       “风离墨,哎呦……妹妹也在啊,我没打扰你们吧?”顾小婉远远的便大声说道,不知为何,看顾兰那么娇俏的站在亭子里,眼角儿含羞,欲言又止的模样,她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风离墨听到顾小婉的声音,嘴角微微一弯儿,眼眸含笑,说道:“你倒是让我好等!”

       这抹微笑完完全全的落入顾兰的眼中,为什么?风离墨竟能笑的那么温柔,眼眸中也含着笑意,为什么这样笑容只属于顾小婉!

       “姐姐来了,兰儿便告退了!”顾兰低着头,眼中的不甘,愤怒,嫉妒在这一刻,终于统统掩去,轻轻的福了一福,说道。

       顾小婉没好气的摆了摆手,说道:“嗯,去吧!”

       “顾小婉给风离墨请安了,风离墨吉祥!”顾小婉目送着顾兰离去之后,才微微欠了欠身子,说道。

       风离墨眸色深了深,脸上却看不出什么,说道:“免了,那个是你的妹妹?”

       “她来干什么?”顾小婉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嘴角撇撇,说道。

       “来给爷送帕子!”风离墨眼眸闪了闪,淡淡的说道。

       心中不知为何“咯噔”一下,顾小婉眨了眨眼眸,喃喃说道:“风离墨收了?”

       风离墨盯着顾小婉的脸庞,转了转眼珠,说道:“收……”

       “你真的收了!也太随便了!!”顾小婉嘀咕了一声,眼神中不自觉的透出一丝埋怨!顾兰为什么要绣个帕子给风离墨,心知肚明的不只是她一个吧!

       “我从不随意收外人的东西,她的帕子,自然是没收!”风离墨微微一笑,说道。

       “没收?说话大喘气……这个毛病可不好!“顾小婉认真的说道,脸上却不由得挂了三分喜色,就是说嘛,一个贝勒怎能如此随便!

       风离墨眼角儿一挑,突然正色说道:“你答应爷绣的帕子呢?”

       顾小婉手掌一摊,将淡灰色的帕子放在石桌上,可能是刚刚在手里攥得有些紧,原本平平整整的锦帕,此时竟有些皱皱巴巴,角落里那个有些歪歪扭扭“四”字倒是愈发明显。

       风离墨“扑哧”一乐,两根儿修长的手指,捏着锦帕的一个角儿,将整个儿帕子提到眼前,细细端详着,说道:“啧啧,顾小婉,你这绣法儿……还真是别具匠心

       “别你妹啊……”顾小婉小声儿嘀咕着,伸出手来,向着那被提在眼前头的帕子,五指如钩的便抓了过去!

       “风离墨看不上,就还给我!”

       风离墨拽着锦帕的一角儿,顾小婉拽着锦帕的另一角儿,可怜的帕子被这两个人拽得紧绷绷的,看起来随时都有就地壮烈牺牲的可能性。

       风离墨挑挑眉毛,眼眸一弯儿,另一只手抚在顾小婉拽着帕子的小手上,悠悠的说道:“谁说我看不上?这“四”字儿绣的多好,以后不管这方帕子在哪里,印上了爷的名号,这一辈子就是爷的,任谁也拿不走……”

       这话儿似明着再说帕子,暗地里却又似乎另有所指,顾小婉心中一动,手指一缩,那帕子的一角自指缝中轻轻滑落。

       小手儿逃离风离墨的手掌,顾小婉的脸腾的一下似是烧了起来,好歹此时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恰巧消失在天边,黑暗之下,那脸庞的红艳才偷偷的隐藏了起来。口中喃喃说着:“这帕子就算是还给风离墨了!”

       风离墨缓缓将手中的帕子,细细折好,放进怀中,说道:“我找你大哥还有些事儿要说,你先回吧!”

       顾小婉忙不迭的站起身来,福了一福,说道:“既是如此,便不耽误风离墨了,顾小婉告退!”

       风离墨微微点头,那双眸子在黑暗中,却是亮若繁星,只是微微闪了闪,却让人捉摸不透……

       时光悠悠,于官宦人家的小姐而言,最富裕的莫过于时间了,这不……眨眼间七月七就要到了!

       七夕节啊,当小棠笑嘻嘻的提醒顾小婉的时候,她倒是懵了一懵,也也难怪,以前她似乎只过情人节来的。

       小沫这几日情绪倒也好了许多,一边帮顾小婉梳头,一边说道:“七夕倒是会有些热闹,只是不知,二少爷还会不会买那么多的青蛙去放生……”

       顾小婉闻言一愣,说道:“为什么要买青蛙去放生?”

       “小姐连这个都不记得了,那是读书人的习惯,大抵上是祈求高中,步步高升的意思……奴婢好记得,两年前二少爷买了很多青蛙准备放生,谁知道放置青蛙的篓子破了个大洞,青蛙跑的到处都是……”小沫嘴角儿微微含笑,说道。

       “奴婢也记得,接连几个晚上大伙儿都没睡好,因着一到晚上那群青蛙便呱呱……的叫个不停!抓都抓不完呢!呵呵……”小棠拍了拍小沫的肩膀说道。

       顾小婉吐了吐舌头,说道:“这可真是有趣儿……”

       “小姐,今年的七夕要去乞巧节吗?”小棠接着说道。

       顾小婉笑了一下,说道:“去,干嘛不去?小姐我就是喜欢凑热闹!”

       “奴婢吩咐了绣娘,给小姐置办了几身好看的汉服,小姐不能总穿丫鬟的衣服……那岂不是失了体面!”小沫说道。

       “那敢情好!明个儿晚上,你们也好好打扮打扮,咱们一块儿乞巧去!”顾小婉笑嘻嘻的说道。

       顾小婉与十三爷的第二次见面,便在这七夕佳节,大街上的姑娘小伙儿那是熙熙攘攘,密密麻麻,能在如此人潮汹涌的街巷之上相遇,不能不说是有缘的。

       只可惜的是,这缘份就像是七夕节的主角儿牛郎织女一般,有缘却偏偏少了个份!有缘无份,风吹即散……实乃是天大的遗憾

       “小沫,小棠,你们看,这彩灯多漂亮!!哇,这如意七巧结真好看……”顾小婉一边吃着巧果儿,一边看得到目瞪口呆。

       做梦都没有想到,这古代的乞巧节会是这般的热闹,这大街上真可谓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小商小贩们更是舍不得这大把的银子,俱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可劲儿的吆喝着自家的物什,大到花灯,小到做工精致的七巧结,甜丝丝五颜六色的巧果儿,真是应有尽有。

       看着架势,一点儿都不逊色于现代的情人节嘛……那么重要,那么热闹的一个节日,三百多年之后竟会变得冷冷清清,真所谓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啊!

       顾小婉一边儿感慨,一边儿小荷包儿里面塞得满满的,光是七巧结她就已经买了好几个了,没办法,好看啊!

       只是这看似热闹的街巷,却有一个大大不好的地方,那就是人忒多了,多到不过片刻的功夫,小棠小沫便像是顾小婉手中的巧果儿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东张西望了一下,还是没有找到这两个丫鬟的踪影,顾小婉拍了拍手掌上沾着的糖粉,走散就走散吧,她也不是三岁小孩儿,一会儿逛完了自己回家便是。

       “炸酱面!”一个男子的声音,冷不丁的自身后响起。

       哦?说到这个,顾小婉的肚子倒是有些饿了,刚刚那些个巧果儿,也不知是吃到那里去了,想不到的是,街市上竟然连卖炸酱面的摊子都有,刚刚她怎么就没发现呢……

       微微回头一看,炸酱面没看到,花灯之下,欣长的身子,眯着双眼的帅哥倒是有一枚,只可惜……是带着阿哥头衔儿帅哥。

       十三爷……顾小婉眨眨眼睛,又可劲儿揉了一把,那眉眼儿,那微微弯着的嘴角儿,那双略显诧异的眼眸,真个儿就是十三爷,如假包换!

       想走……怕是有些来不及了,前前后后的全是人,她顾小婉不能飞天也不能遁地,跑是跑不了了,只能怨天尤人般狠狠的跺了跺脚。

       “这位公子是……”顾小婉装作吃惊的模样,低声说道。

       十三爷“扑哧”一笑,说道:“姑娘忘了,醉云楼的炸酱面!”说着还眨了眨眼眸。

       “炸酱面?……哦,当时公子在楼上?”顾小婉轻轻的说道。装傻充愣是下下策,对于这些心眼儿多过头发丝的阿哥们,还是半真半假的好,

       “是啊,姑娘还记得?”十三爷笑着说道。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那家的姑娘嫉妒顾小婉大街上遇帅哥,还是那位公子嫌她妨碍交通,一股子大力撞来,眼瞅着她可爱的小脸儿,就要和大地上无数的脚丫来个亲密的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