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抽丝剥茧
作者:月下舞      更新:2016-04-18 16:41      字数:3225
       顾小婉听着这话儿,心里猛然一阵收缩,外面明明是暑热难消,她却实实在在感受到了一股子不寒而栗的感觉。

       “何以见得?”顾小婉喃喃自语道。

       风离墨抿了抿嘴唇儿,正色说道:“第一,方佳大人的小妾,无故上吊自杀,这本就十分蹊跷,若说方佳大人被天地会所收买,如何不知这小妾乃是天地会安插在他身边监视他的人?”

       “第二,这小妾无故自杀之后,方佳大人还到这鬼宅中,与这些个天地会的人碰面,或许是为了解释,或许是为了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第三,方佳大人死的离奇,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只有他的死,才能引起朝廷足够的重视,而这份名册,也可以堂而皇之的作为铲除天地会奸细的证据!”

       “朝廷对于天地会的政策,一向都是宁杀错,不放过……这份儿名单一旦被发现,当然会掀起轩然大波,而名册中涉及的所有人,势必会遭受严刑逼供,屈打成招!到时候,这名册的内容是真是假,就再也无法彻底查证了!”

       “我想,那鬼宅中的几个人,定是发现了咱们的行踪,当时那些个话,应该是故意说给你我听的,否则……明明是心知肚明的事情,为什么还要说的如此清晰明了!仿佛生怕别人听不明白!”

       顾小婉听到此处,不得不佩服这位坐在眼前的风离墨,心思之缜密,思路之透彻,如此抽丝剥茧,娓娓道来……仿佛是亲眼所见一般!

       “那么这位方佳大人,他不是满人吗?为何能为天地会而死?这似乎有点儿说不过去?”顾小婉细细想着,说道。

       风离墨赞许的看了她一眼,沉声说道:“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不过就是天地会的一枚棋子,到了该放弃的时候,就会毫不犹豫!”

       “风离墨的意思是,那位方佳大人,根本就不知道,天地会要他死?”顾小婉问道。

       “正是!这份儿名册若真的在那小妾的棺材里,那多半儿便是假的,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会暗中派人查一查!”风离墨抬眸说道。

       不亏是玩儿着心眼儿长大的啊,她顾小婉那点儿小心眼儿,与风离墨相比,那不过就是九牛一毛,沧海一粟。

       “人情没还成,怎么……看起来有些个失望啊?”风离墨微微眯着眼眸,说道。

       顾小婉叹了口气,如今看来,这个人情当真是不好还啊!

       “对了,帕子的事儿莫要忘了,爷过几日就来取!”风离墨说完,站起身来,微微一笑,迈步出了亭子。

       只留下顾小婉一个人坐在那里愣愣的发呆……帕子?对了,还有帕子的事儿,怎么觉得这人情非但没还,反而越欠越多呢?

       顾兰轻轻跨上台阶,远远望着顾小婉离去的身影,眼眸中满溢着浓浓的嫉妒,四贝勒待人一向冷清,如今为何会却对这个贱人如此与众不同!!!

       弯下腰来,雪白的手掌捡起落在地上的帕子,细细看着……手指在上面细细摩挲着,四贝勒,你早晚会知道,只有我顾兰才配当你的福晋!

       两日之后,携着嫂嫂回娘家小住几日的大哥,终于回到了府中。当然关于他宝贝妹妹夜会四贝勒的八卦新闻,自然是第一时间传入了他的耳朵!

       这不,一大早的,顾小婉刚刚用过早膳,这位体贴的大哥,已经迫不及待的追到了她的小院子里,开始忙不迭的打探起情况来了!

       “大哥!婉儿已经说了,我和四贝勒就是随便闲逛,随便聊聊而已,并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儿!”顾小婉有些个不耐烦的说道。

       顾海峰笑着喝了一口茶,说道:“这是天大的好事儿,爹爹还有娘亲对这桩亲事儿也甚为满意……”

       “大哥!你就这么想把妹妹打发出去啊!”顾小婉撒娇的说道。原来是爹爹娘亲派哥哥来探口风的?

       “小婉儿说的哪儿的话,你明知道爹爹、娘亲还有大哥最疼的就是你了,正因为这样,才想着为你寻一个好夫家!”顾海峰语重心长的说道。

       听着大哥的话,顾小婉的心里也是一动,也是……在爹爹,娘亲和大哥看来,嫁给一个贝勒,于她而言确实是大大的好事儿!

       语气不由得软了下来,顾小婉开口说道:“指婚的事儿,最快不是也要过了年吗?还有好久呢……这事儿,到时候再说好不好?”

       顾海峰宠溺的一笑,说道:“好,那就过了年再说!”

       待到顾海峰走了,顾小婉才轻舒了一口气,她何尝不明白,这些人此时都是她的至亲之人,自然都是为了她好,可是……

       世事难料,若是他们知道这之后的结局,是不是依旧会这样想,依旧会笑着将他们疼爱的女儿,妹妹,嫁给那个命中注定会坐在龙椅上的风离墨!

       心中不知为何,忽然觉得酸酸的,古代女子的命运大抵上皆是如此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时轮到自个儿做主!

       想到这样,顾小婉心中烦闷,恰巧小棠捧着个小托盘儿走了进来,笑着说道:“小姐不是要为风离墨绣一方帕子吗?小棠到库房里找了些料子,小姐看看有没有中意的?”

       说着将手中的托盘送到顾小婉的眼前,只见那上面规规矩矩的摆着好几块料子,看样子均是上等的蚕丝,光滑柔软。

       随意挑起一块淡灰色的料子,顾小婉懒懒的说道:“就这个吧!”

       站在一旁的小沫打眼瞅了瞅,抿嘴儿一乐,说道:“小姐,会不会太素净了些?”

       顾小婉瞪了她一眼,说道:“一个爷们,要那么花俏做什么!!!”

       小沫吓得吐了吐舌头,小棠笑着说道:“小姐说好,便好……只是不知,小姐想要绣些个什么?“

       “绣什么?绣个死字算了!!!!”顾小婉没好气的说道!最好是绣个“死”个在上面,气死这个风离墨才好!!

       小棠惊得长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顾小婉,说道:“小姐,你说……绣个什么?”

       顾小婉歪着脑袋,挫败的说道:“我是说,绣个“风离墨”的四字,不是挺好的吗?”顾小婉在心底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把!!!

       若是堂而皇之的送给风离墨一个“死”字,那她就是完完全全是在找死啊!

       “这个天气真是热死个人!!!”二夫人头上冒着细微的汗珠,说道。

       瞪了一眼那正在卖力扇着扇子的小丫鬟一眼,说道:“你这贱蹄子没吃饭吗?用力点儿扇!”

       那小丫鬟红扑扑的脸颊上面,滴着点点汗水,顾不得抹上一把,唯唯诺诺的说道:“是,是,二夫人!”说罢,摆动着细小的胳膊,更加用力的扇了起来。

       顾兰微微蹙着眉头,静静的坐在凳子上,手中捧着一块淡青色的料子,手中飞针走线,正细细的绣着!

       “玉翠,我让你去领的冰块呢?”二夫人没好气的叫着。

       玉翠挑开帘子走了进来,向着二夫人福了一福,犹豫着说道:“奴婢早早便去领了,只是管事的容婆婆说,最近天儿热的紧,用得上冰的地方太多,暂时……怕是给不了咱们”

       “什么?容婆婆那个老东西,竟然敢如此说!!!”二夫人气呼呼的说道,眼眸闪着一撮怒火。

       “娘亲,你就消消气儿吧!”顾兰无奈的放下手中的绣活儿,无奈的说道。

       “容婆婆就是大夫人的一条狗,她怎么说,怎么做,还不都是看着大夫人的脸色……为着上一回捅破顾小婉私自出府的事儿,大夫人依然记恨在心,娘亲又不是不知道!”顾兰淡淡的说道。

       “娘亲当然知道,不就是咽不下这一口气!!!”二夫人恨恨的说道,眼眸中的怒火却渐渐淡了下来。

       “玉翠,去给娘亲端一碗莲子羹过来”顾兰摆了摆手,说道。

       玉翠应声去了,顾兰接着说道:“娘亲,稍安勿躁!咱们母女若是不循规蹈矩,小心谨慎着,在这府中,怕是会没了容身之地!”

       二夫人身躯一震,眨了眨眼眸说道:“兰儿说的是……确实是要小心谨慎些!”

       顾兰眼眸一滞,如今这幅光景,怪也只怪娘亲出身低微,一开始便只是大夫人房中的丫鬟,因着大夫人怀孕之时,凭着几分姿色,悄无声息的爬上了爹爹的床。

       大夫人之后生下了顾小婉这个嫡出的女儿,而她的娘亲当时也是身怀六甲,爹爹才勉强答应将她收入房中,做了二夫人。

       大夫人自然是满腔子的怨恨,只是碍着顾老爷的面子,娘亲又怀着身孕,才没有深究此事。

       从此之后,娘亲便在这顾府中当起了有名无实的二夫人,而爹爹本就是个要面子的人儿,因着这事儿,感觉对不起大夫人,自此对她们娘俩儿可以说是不闻不问!

       十几年来,她早已学会了隐忍,学会了什么是嫡庶有别!从来,不管是什么好东西,只有顾小婉的份儿,谁会惦记着她这个庶出的女儿?

       衣服用的是顾小婉剩下的,首饰用的也是她不要的,用腻歪了的,连吃穿用度也要谄媚着一张脸,去求,去讨了来!

       选秀如此难得的机会,她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顾小婉去!!!!因为她是嫡出,一个嫡出的名份,注定处处压制着她!!

       哼哼……天注定,这次选秀顾小婉竟然落选了!眼眸在那淡青色的布料上轻轻扫过,这一次,她一定不能再输给她!!要改变这庶出的命运,就一定要将眼前这难得的机会,牢牢抓在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