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离奇死亡事件
作者:月下舞      更新:2016-04-18 16:41      字数:3207
       话说这位督察院六科掌院给事中方佳·子路,近日里可谓是风头正劲,一时无两!皆是因着,这位倒霉的大叔,新官上任不满三日,便春风得意的在德胜门外,给自己置办了一处不大不小的宅子。

       而在一个月黑风高,阴风阵阵的夜里,这位方佳大人,竟是惨死在这处新置办的宅子里面,据说死相极惨,七窍流血,死不瞑目!

       蹊跷的是,这宅子刚刚置办,方佳大人一家还未正式搬过去,而且……更巧的是,方佳大人死的那一日,正是他第三房小妾的头七忌日!

       据坊间传闻,方佳大人死的那日,有人瞅见一个惨白惨白的人影,一身白衣儿,飘啊飘的,从那个宅子中,飘了出来……竖日一早,看门的仆人便发现了方佳大人的尸体!

       从小沫神神秘秘的讲述中,顾小婉才知道了这个事情的始末,小沫不亏是长了一颗不八卦就会死的心,不过就是一个上午的功夫,这事儿的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外加小道儿消息,倒是一件不落,打探的颇为仔细。

       “小姐,你说会不会是白衣女鬼冤魂不散,深夜索命啊!”小沫到底年幼,心中还是不免有些害怕,说道。

       “且!白衣女鬼?还倩女幽魂呢!朗朗乾坤的,哪儿来的鬼,纯粹是有人闲得无聊,编出来吓唬人的玩意儿!”顾小婉嗤之以鼻的说道。

       “可是,奴婢听说,那个方佳老爷的第三房小妾,是上吊死的,哎呦……据说死的可惨可惨了!”小沫打了个激灵,说道

       小棠此刻将一碗莲子羹递到顾小婉的手上,笑着说道:“你个小蹄子,净捡些个鬼啊,怪啊之类的说出来吓唬人,仔细我撕烂你的嘴!”

       小沫却是嘻嘻一笑,说道:“小姐,你真的不信有鬼吗?”

       顾小婉喝了一口莲子羹,嗯……冰冰凉凉,软软糯糯的恰到好处,砸吧了一下嘴巴,说道:“鬼,当然有,有些个鬼,专门住在人的心里头,正所谓心里有鬼……哈哈哈”

       说完还指着小沫的左边心口,哈哈笑着。

       小沫的脸色却是瞬间白了白,随即抬手捂住胸口处,委屈的说道:“小姐,你又拿奴婢打趣儿!”

       顾小婉只是笑而不语,转眼间一碗儿莲子羹就已经见了底儿,随即拿出手帕抹了抹嘴巴,说道:“给小姐我拿套汉服,咱们今日出府去转转!”

       小沫还未说话,小棠倒是抢着说道:“小姐,出府还是算了吧,万一要是出了什么岔子,被老爷知道了,怕又是一顿好说!”

       顾小婉笑着说道:“放心,我早已打探清楚了,爹爹最近不在府里,娘亲嫌天气热,才不会出屋呢,你们准备着就是,让小沫陪我去,若是有人问起来,小棠你就尽量帮我搪塞着就是!”

       小棠见顾小婉心意已决,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转身叮嘱小沫,仔细的说道:“好生看着小姐,外面不比府里,若是出了什么岔子,可不得了!”

       小沫用力的点了点头,便匆匆的出门准备汉服去了!

       随着夜晚的降临,白天耗着不走的暑气也散了大半,月上柳梢头……原本静谧的深夜里,只有那夜风调皮的吹起树叶,发出“沙沙沙”的声响。

       一介白色的身影,紧紧贴着那青色的围墙,借着月光,一闪身便钻进了那微微开启着的小门之内。

       灵巧的白色身影,猫着腰,蹲在角落里,细细的打量着四周,心中暗想:这宅子外面看着不大,此时进到里面,却似乎是深不可测,怎么也望不到头儿。

       犹豫了片刻,白色的身影还是轻轻的站起身来,一双眸子清亮无比,冷冷的望着那沉没在夜色中,朦朦胧胧的房顶,灰白色的瓦片在月光下,泛着惨白的微光。

       白色身影辨明了方向,便顺着花园的走廊,踱步悄悄的走了过去……

       浓浓的夜色之中,四周静的可怕,白衣身影那轻微的呼吸声,此刻也清晰的传到她自己的耳朵里面,正走着……

       突然“啪”的一声响,声音不大,在这深夜里,却显得极为响亮,惊得那白色身影身子一抖,竟是身子一矮,趴在了回廊之上!

       “喵喵……”随着两声猫叫,那白色身影显然是松了一口气,双手一撑,径自站起身子,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子!

       这该死的猫儿,偏偏在这个时候鬼叫,白色身影心底暗骂着!

       抬手揉了揉有些僵硬的大腿,白色身影又开始向着那正房的方向,慢慢的移动着身子……

       一会儿的功夫,那白色身影已经来到了正房门外,晃着脑袋四下看了看,便伸出一双小巧的手掌,按在那紧闭的房门上,轻轻推了推……

       悄无声息的,那原本紧闭的房门,被这两只手掌轻轻一推,却打开了一条黑漆漆的缝隙,一阵冷风,自屋中倒灌出来,吹得那白色身影打了一个大大的寒颤。

       白色身影只是犹豫了片刻,随即双手微微用力,将房门推开个一人宽的缝隙,抬脚迈了进去!那房门也在瞬间从里面关了起来。

       一弯月牙儿依旧高高挂在墨蓝色的天空之中,乌云穿梭其中,使得那原本清亮的月光,此刻竟也变得忽明忽暗起来!

       进到房间……里面更是漆黑一片,白色身影呆立了片刻,待眼眸渐渐适应之后,才轻轻的迈着步子,一步步的慢慢走着。

       一双眸子不住的四下打量着,中规中矩的房间,并没有过多的家具,可能由于并没人居住的关系,房间中还隐隐透着一股子霉气。

       一个大大的衣柜,黑乎乎的立在房间的角落里,其次便是一张宽大的书桌,稳稳当当的摆在房间的中间。

       绕过书桌,进到房间后面的暖阁里面,一张大床,挂着青色的床幔,那床幔似乎还在微微摆动着……这似乎一下子吸引了白色身影的注意力。

       快步走到床前,白色身影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来,一下子便挑开了那青色的床幔!

       就在床幔被挑开的一瞬间,一把锃亮的匕首,闪着寒光“唰”的一声,向着白色身影的颈部,猛然刺了过来!

       白色身影,脸色一变,嘴唇微启,刚要大叫!

       自那大床之上,一个黑色的身影,却是闪电般的伸出手来,捂住了她的嘴巴,捂得很紧,甚至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另一只手上的匕首,却也悄然撤了回来!

       此时一抹月光恰巧照了进来,白色身影一双大眼惊诧的看着眼前的人儿,却是冷不丁的被他大力一拽,双双倒在了大床之上。

       那厚实的青色床幔又重新垂了下来,将刚刚这两个人的身影,紧紧秘秘的遮了个结实!

       白色身影“呜呜”了两声,黑暗之中,那双眸子眨个不停,却是愈发的闪亮!

       直到那捂着嘴巴的手掌轻轻的拿了开来,白色的身影才悄声说道:“风离墨?”

       那黑色身影眸子中闪着精光,看了那白色身影一眼,探过身子,附在她的耳畔,说道:“顾小婉,你来做什么!”

       那白色身影正是顾小婉,那温热的气息吹过她的耳垂儿,她才回过神来,此时……她竟然与风离墨同在一张床上,还如此暧昧的坐在一起,这……似乎大大的不妥!

       忙将身子可劲的往床角儿的位置缩了缩,顾小婉才低声说道:“我、我、我就是闲着没事儿来看看……”

       风离墨双腿一动,蹭了过来,嘴唇几乎是挨着顾小婉的鼻尖儿,悄声说道:“这里也是你能来的地方?”

       顾小婉眸光闪烁,愣是不敢看风离墨的眼眸,感觉后背已然靠在了墙上,正是退无可退,只得轻声说道:“我就是好奇……”

       看着顾小婉可劲儿缩着身子,还有那一身的白衣,风离墨讪笑着:“好奇?那就穿着像个女鬼一眼,跑出来吓人啊!”

       “你……”顾小婉刚要出声,只见风离墨收了匕首,利落的翻身跳下大床,愣了一愣,也随着跳下床来。

       此刻的风离墨一身黑衣,月色之下,身形修长,偶一回头,眼眸深处隐隐藏着一丝疑惑……

       二人走出了暖阁,风离墨四处细细的看着,似乎在找寻着什么东西。

       “咳咳,听说那个方佳大人就是死在那个床上的?”顾小婉犹豫着开口问道。

       风离墨一愣,说道:“听何人说的?”

       “我家丫鬟小沫打听出来的……”顾小婉如实说道。

       今日白天,她借口出府逛逛,特意来到这个所谓的鬼宅踩点儿,还侧面又打探了一下案情,当然,并不是官方的,而是从周边百姓的口中探听出来,方佳老爷,据听说,就是惨死在这个房间的暖阁之中。

       待到夜深人静,顾小婉才偷偷跑了出来,想着这个案子中,那飘忽不定的女鬼,搞不好会是这个案子的关键所在,而女鬼……白天是不会出来的。

       没想到啊!!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鬼宅里,居然碰到了风离墨!!真是天都不帮忙……顾小婉长叹一声,早知道如此,就明天晚上再来了!

       “丫鬟打听出来的事儿,就这么可信?”风离墨瞪了顾小婉一眼,说道。这个丫头,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在三更半夜的跑到命案现场!

       不过……不说这股子莽撞劲儿,单论这份胆量,怕是一般的男子都比不上她!

       顾小婉刚要反驳,就听到门外似乎有着轻微的脚步声响,风离墨神色一变,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另一只手掌,则一下子拉住顾小婉的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