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莫非是摔傻了?
作者:烟淼      更新:2016-02-27 00:29      字数:3158
       当然,这些事情夜辰朔都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夜辰朔淡淡道,“昨晚本王已经降她为奴了。她现在也只不过是王府里的一个小奴婢而已。”

       祁郧颇为意外的回头望了一眼夜辰朔,“你这样做,对她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她毕竟是……”毕竟柳芊芊的药引。要不是因为柳芊芊的缘故,她现在已经是萧家的少奶奶。过的日子绝对会比在王府好。而且还有一点,以后她怀了孩子,到时候逼着她拿掉孩子,她的身体必定会受创。

       总之,她再怎么卑鄙低贱,那也要让她在这阶段先享享几天的清福。

       “啪!”的一声,一个茶杯在夜辰朔的手中破裂,几滴鲜红的鲜血便顺着手滴落在桌面上。

       夜辰朔勾着嘴角,嘴角绽开一抹嗜血的微笑,“她和她的孩子能为芊芊做药引,这是她的荣幸。”

       “可是……”祁郧还在开口说话。却被夜辰朔出口打断,“好了,没有可是。祁郧,你不是也觉得芊芊很可怜吗?现在芊芊那里十万火急,方楚楚这里,本王也会加快步骤的。实在是不行,到时候我就把她捆起来,让她一步也走不掉。这样就不怕她肚子中的孩子流掉了。”

       祁郧动了动嘴皮,轻叹了声,还是把心中想说的话又重新咽回肚子。抬头再去看去看方楚楚。却见方楚楚的面前已经站着四个打扮的或端庄贤惠,或妖娆性感的女人。

       祁郧与夜辰朔距离她们虽然不远,但中间有几棵垂柳挡着,不太容易被人发现,所以那边的几人并没有发觉他们两人。

       “夜兄,说实话她还真有些可怜。看来你这四个女人个个都想把她吃了啊……”祁郧转过头去看夜辰朔。夜辰朔幽邃的眼睛盯着前方,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

       “像她那样的贱人,是该有人收拾她一番,她才能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祁郧瘪了瘪嘴,不知道方楚楚到底怎么得罪夜辰朔了,以至于他会对她怀有那么大的敌视。

       勾勾唇,又转过头看向方楚楚那里。

       林妙云脸上带着冷艳的微笑,绕着方楚楚转了一圈,眼里有两团小火苗蹭蹭的燃烧着,“啧啧,左右不过就是个下贱的女人嘛。还以为王爷会宠你护你呢,看看,现在还不是被贬为奴了。王爷果然睿智,不会被你这下贱蹄子的这张脸给迷惑住的。”林妙云柔荑轻轻抬起,狭长锋利的指甲不经意间扫过方楚楚的脸颊,被她指甲扫过的地方带起一阵微麻的疼痛感。

       方楚楚抿了抿唇瓣,低垂着头,长睫覆住眼睑,让人看不清她此刻脸上的神情。

       一身妖娆性感打扮的李燕手里也摇着团扇,丰盈的脸颊上挂着尽是隔岸观火的悠闲,她笑着道,“姐姐又何必同这个贱婢生气呢,这要是让外人看来,反倒是失了姐姐的体面。”

       旁边俩个也笑着点头附和着李艳的话。

       李艳不说还好,一说林妙云又想起昨晚夜辰朔当着方楚楚的面要了她身子的事情,她父亲位居兵部尚书一职,身份可比方楚楚尊贵了不知道多少倍,如今却在这女人面前闹了个那么大的笑话,这口气她怎么能够咽下去。

       嗤嗤一笑,她眼里的俩团火一下子烧得更旺了,恨不得把方楚楚一口吃掉。“瞧妹妹们说的这话,我怎么会和这样的一个贱婢计较什么呢。只不过因她和芊芊小姐的病有点关系。大家都知道王爷对芊芊小姐是多么的看重,我是王爷的侧妃,自然要多调教这个贱婢几句话,希望这个贱婢以后多懂些王府的规矩,这样对王爷也是个交待。”

       李艳团扇紧摇了几下,皮笑肉不笑道,“哦,是吗。妹妹我还以为这王府里最不想要芊芊小姐康复的人是姐姐你呢。”柳芊芊的身体一康复,王爷肯定要娶她为正妃。到时别说夜辰朔的宠爱,就连整个王府后院的大权都要落到正妃手里。

       林妙云深深的望了一眼李艳,嘴角勾起一抹讥讽,“妹妹,莫非是看到王爷昨晚在姐姐的院子里歇息,所以今天就三番两次的要给姐姐找不痛快吗?”

       “不敢,不敢。”李艳燕然一笑,身子向前一挺,胸前更是傲然而立。“姐姐一向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跟妹妹计较什么。”

       林妙云瞪了李艳一眼,转身又把气撒在方楚楚的身上,手里捏着手帕,捂住鼻子,对桂嬷嬷道,“桂嬷嬷,方夫人虽然现在被贬去当奴婢了,不过啊,谁知道王爷会不会哪天会想起她啊。你也是府里的老人,应该知道怎么安排她了吧。”

       桂嬷嬷嘿嘿干笑,“知道知道。”不就是让她渐渐淡出王府人的视线,然后在不知不觉中让她消失。这事也不是第一次干了,她轻车熟路啦。

       林妙云点了点头,给桂嬷嬷一个满意的微笑。

       “行了,带她下去吧。”林妙云又吩咐道,锋利的目光却是像梭子一般向方楚楚的身上扎过去。

       方楚楚沉默的行了个礼,很想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王府里勾心斗角,这种生活实在是累。

       在方楚楚轻移莲步就要从林妙云身边走过时,林妙云眼里快速的闪过一丝黠光,突然把自己的脚往方楚楚的面前一伸。

       “噗通!”

       方楚楚没有料到这突来的“绊脚石”,身子的惯性使然,直接往地上栽了去。

       “哈哈!”

       本来就看她极不爽的一群人看到她摔倒后更是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其中林妙云更是笑得捧腹。

       方楚楚手暗自握成拳头状,深吸了口气,在别人的嘲笑声中从地上爬起来,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她也学着别人扬起大大的笑容,像阳光下暖洋洋的向日葵。

       她的笑容很快的便盖过别人的笑容。众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最后脸上只剩下浓浓的疑惑。

       她笑什么?

       莫非是摔傻了?

       方楚楚见大家都把目光望向她,她也渐渐的收敛起脸上的笑容,突然向李艳站着的方向走了一步,对着李艳就行了个大礼,没头没脑了来了句,“李姐姐果然如王爷说的那般……”话说到一半,她双眸状似惊恐的瞥了一眼林妙云,故意欲言又止。

       “王爷说我什么?”李艳好奇心被调动,急忙的问道。

       方楚楚故意又偷看了一眼林妙云,只低着头,两只手不断的揉捏着自己的衣角。

       “王爷说李妹妹什么?”林妙云的好奇心也被调动起来。

       方楚楚又给李艳行了个礼,这才小声的说道,“王爷说……说……他说在后院的这么多人中,除了芊芊小姐外。他最喜欢的是……是……”

       “他最喜欢的是谁?”面前的四个女人齐唰唰的问道。

       “是李艳姐姐……”方楚楚装作胆怯的说道,“王爷说李姐姐柔情主动,每次在伺候他的时候……很那个……”说道这里,她的脸已经红成了一片,“这个奴婢说不出来,反正王爷的意思就是李姐姐很温柔体贴。”

       “真的,王爷真的这么说。”李艳一脸惊喜的说道,突然间就不觉得方楚楚讨厌了。

       “嗯。王爷是这么说的……我就按照王爷的话来重复的。”方楚楚一脸认真的说道,眼角的余光瞥见林妙云那黑掉的脸色时,她心里暗自发笑,面上却是又添油加醋了说道。

       “王爷还说,比起李艳姐姐来,侧王妃姐姐……她……”方楚楚面上的笑容淡去,“侧王妃在那方面放不开……没有李艳姐姐好。王爷更喜欢李艳姐姐……本来奴婢是不信这话的。可昨晚王爷就把奴婢拉到侧王妃那里去了……”

       这话一说,不得了。林妙云一张脸黑的可以跟包公媲美了。

       “哼!她再怎么样,王爷喜欢最喜欢的人还是芊芊表妹。”这话颇有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意味。

       李艳得意的扬起下巴,笑意盈盈的望向林妙云,“是啊。王爷心里最喜欢的是芊芊表妹。妹妹我不敢跟芊芊表妹争第一,但这第二嘛……也是可以的。”

       林妙云恨恨的瞪了一眼李艳,双手环胸,凶巴巴道,“王爷真的这样说?”

       方楚楚小心的看了林妙云一眼,装作怯弱道,“王爷说……他喜欢主动的,奴婢就是因为不会主动……所以他就把奴婢给贬了……”

       坐在柳树后面凉亭的夜辰朔一脸的愤怒和阴厉,手里端着的茶盏貌又被他紧紧的端在手里,像是随时都有可能被捏碎。

       祁郧很想拍手称好,但看见夜辰朔那张像是便秘的脸,他又不敢笑出来。最后只好牺牲自己,努力的憋啊。不过他的心里早已经笑翻了甜。

       哈哈,太可爱了。

       这女人还真聪明。

       一石好几鸟。

       第一,因为她这番话,暂时的让李艳和林妙云停止了对她的羞辱,而又激起了那俩原本的矛盾。第二点,也是最深远的一条。她这般“造谣”夜辰朔喜欢主动的。这样以后夜辰朔的妃子都喜欢对他主动。那夜辰朔的这身子能受得了吗?

       祁郧赞赏的望着方楚楚,但夜辰朔却是突然站起身,朝那柳树那边的花园走去。

       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在背地里造他的这种谣。

       祁郧见夜辰朔气势汹汹的要去找方楚楚算账,他也立马站起身,追了上去,伸手去扯夜辰朔的袍袖,夜辰朔回头看他,一脸的愤怒和阴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