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卖身八百两
作者:烟淼      更新:2017-08-22 14:02      字数:1676
       三个月后,方府大宅内。

       一个穿着锦缎面容姣好的妇人,指着正埋头浆洗衣服的方楚楚。

       妇人大声的斥责道:“你说老爷养你这个小灾星到底有什么用,出嫁那天被人夺去了清白,害的老爷和我现在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料。如果我是你,我早就投河一百次了,我才不会像你这般不知羞耻的活在这世上。”

       方楚楚低着头,默不作声的洗着旁边堆成小山堆似的衣服。

       至于面前这个聒噪不停的人,自然就是她的继母了。

       三个月前的那场事,她这一生也不想再回忆了。

       “有些人啊,是做不了凤凰的。幸好这次萧家长辈慧眼,最后让我们家雪鸢替你嫁进了萧家,而且萧家上下对雪鸢也满意得不得了。你啊!和你那死去的娘亲一个命,都是贱命一条。”

       她黯然的垂下眼睫,长长的睫毛,完全遮住她那双漂亮水润的凤眼。

       方氏扭着身子刚准备推开下院的大门。

       方富贵却顶着他的肚子,笑眯眯的推门走了进来。

       他一看见方氏,脸上的横肉,便笑的挤成一团。

       “夫人,大喜啊!”

       “大喜?”方氏眼睛一亮,“是不是雪鸢和姑爷要回家了?”

       她的女儿嫁到萧家,虽说萧家的家世真的不错。

       可这萧瀛的身体实在是差,以至于三朝回门,他们小夫妻两都没有回来。

       方富贵一双算计的老鼠眼晶晶亮,“夫人果然料事如神啊,刚才萧家已经派人发帖子了,明天萧瀛和雪鸢会一起回门的。夫人啊,你不是一直念叨着雪鸢吗,这下终于可以看到她了。”

       方富贵想到萧瀛还有萧瀛身后的萧家,他比捡了金元宝还开心。

       他看到方氏要离去,连忙伸手拉住她的手,目光又在院子里搜寻了一圈。

       终于,他发现了角落里的方楚楚,“夫人,刚才说是其中一喜,我这里还有一喜呢。”

       于是他缓缓道,“夫人,你知道城里的张大举人吗?”

       “就是读了一辈子书,最后中了个举人,还是用银子买的那个张大举人?”方氏抽出自己的手帕,掩着嘴,不屑的说着。

       听闻这张大举人虽然六十有余了,但他有个特殊的癖好,他喜欢玩二八芳龄的女人。

       但他玩女人切并非用来睡觉的,他只吸取女人们的纯然阴气来滋补身子。

       至于他到底如何滋补,这种事情是无从知晓的。

       这整个幽州城的百姓,只看到张府隔断时间就要换掉一批女子。

       那些被换掉的女子各个形同枯槁,而那大举人反倒红光满面,越活越滋润了。

       这内里的弯弯道道旁人即便道不清楚,但必定是些见不得人的诡怪勾当。

       方富贵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个数,用骄傲的口吻道:“我告诉你,那张大举人说要抬我们家楚楚为妾,礼金八百两,还有一批丝绸。说是等挑了一个好日子,便要让人来抬楚楚过门。”

       方氏“啊”了下,脸上微微一震,心想这方富贵对自己的女儿,比她这做后母的还狠。

       方氏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她丝毫没有可怜方楚楚。

       相反她还附和道,“老爷,这倒是一桩好姻缘啊。楚楚她毕竟是不洁之身,有人肯娶她,她就该烧高香了。”

       方富贵把自己心中的乐事一下子说完,便勾着方氏的肩膀,一脸垂涎的拉着方氏回到自己的院子。

       下院里,方楚楚忍着眼泪,扔下了手中的洗衣棒,两只早已被水浸泡成水,肿不堪的手紧紧的握着。

       她吸了吸了鼻子,硬生生的忍住要往下落的眼泪,强迫着自己要笑出来。

       方富贵以为她不知道那个张大善人的为人,所以便敢当着她的面说出那样恶心人的话。

       张大善人,那是整个城里,人人闻之而色变的对象。

       如今方富贵竟然因为那八百两银子,就要把她卖给那个张大善人。

       她心里委屈,婚前失贞,被人退婚了。

       可是她自问自己这些年在方家吃的少,干的多,穿的薄,她都尽量不花方富贵的钱。

       可在方富贵的心里,从头到尾只有方雪鸢一个女儿,根本就没有把她方楚楚当人看过。

       方雪鸢……方楚楚的嘴角垂了下去,低头看着自己常年干家务而变的粗糙的双手。

       为什么她婚前失贞,就要被迫给张大善人做妾室,而方雪鸢就能顶替她嫁入萧家?

       萧家人当初要是有重视她这个媳妇,就不会只派那么几个人来接轿了?

       那这样,她也不会被那个陌生的男人夺起贞洁了?

       萧瀛……那个传说中不良于行的公子。

       他的心肠要是真的如传闻中的那么好。

       那他为什么不可怜可怜她这个未过门的未婚妻,多派几个人过来接轿。

       方楚楚嘴里喃喃的念着,整个人的神情变得恍惚。

       她想到街头对张大善人的那些传闻,面上罩起一层的凄迷之色,心里对萧瀛和方雪鸢的仇恨愈发的浓烈。

       凭什么她都要死了,萧瀛和方雪鸢却能够欢喜的回门?